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知青》杂志社

弘扬知青精神,引领知青文化,整合知青资源,打造知青品牌。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那个年代,那段经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我们当年生活过的农场,乡村留下了深深的情结。几十年以后,我们在寻找当年的伙伴,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重回那片故土,所到之处都能闻到那浓重的泥土芳香,昨天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我们在知青这个共同的家园里,尽享生活的美好!放飞我们的心情,快乐生活每一天!

网易考拉推荐

下乡十吟  

2010-07-25 11:43: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惜伟
一、离别吟
柳树的枝条早已折光。
火红的歌声在空中激荡,
车站上是送亲的人海,
哭声是一首哀婉的乐章。
低沉的汽笛已被拉响,
喷涌的蒸汽拉成白色雾帐,
层层烟雾把亲人视线遮挡。
妈妈还向驶离的列车张望。
“孩子啊,你刚告别童年的梦想,
十六岁的年华就要远离开家乡。
你能不能做顿充饥的晚餐,
你会不会缝补破旧的衣裳?“
“妈妈啊,请你不要忧伤,
孩儿是响应号召上山下乡,
当满山开遍杜鹃花的时候,
你的孩子已学会了坚强!“
“孩子啊,那是风雪弥漫的北疆,
那里的冬天刺骨寒凉。
你能不能直面暴风的肆虐,
你会不会忍受冰雪的冻伤?”
“回去吧妈妈,不要再猜想,
不要让泪水在你脸上流淌,
到了北大荒金秋的季节,
孩儿会将麦谷装满粮仓。”
蒸汽的白雾已经缓缓消散,
离别的歌声也不再飞扬,
站台上还伫立着妈妈的身影,
高亢的歌声让她无限惆怅!
阵阵低泣以后的车厢,
征途上又充满了欢畅,
只是妈妈殷殷的悲痛,
谁能抚平她心中的创伤?
这是一首送行的长歌,
悲壮中还萌动着畅想,
这是一首岁月的时调,
吟送知青到长空中飞翔!
二、游子吟
一个偏僻的塞北山庄,
一弯溪水缓缓地流淌。
一群曾经的青年学子,
园一段憧憬中的梦想。
一间小小的茅草房,
一铺没有木沿的土坯炕,
一盏灯火阑珊的清影,
照着知青无眠的脸庞。
一把弯弯的镰刀,
一杆长长的锄杠,
一条难以穷尽的垄沟,
汗水顺着脸颊流淌。
一条崎岖的山路,
一个思念的地方,
路径在风雪中穿行,
连到知青春天的故乡。
一群展翅盘旋的丹顶鹤,
一行候鸟阵列向南飞翔,
队队归鸟飞过知青的家乡,
带回知青浓情绵绵的痴想。
游子的思念在轻轻地飘荡,
像春风中的柳絮在天空飞扬。
飞走了已经朦胧的心愿,
飞走了不再幼稚的迷惘!
偏僻的山庄,茅草的小房,
倾倒的酒杯,昏暗的灯光,
苦楚的人生,漫长的时光,
是游子农村生活彷徨的图像!
三、垦荒吟
那是一片亘古的荒原,
黑土延伸到遥远的天边,
那是一片无尽的沼泽,
河水汇入塔头墩的湖畔。
那是一座马架子茅舍,
墙身遮不住冰雪的严寒,
那是一群热血青年,
在深山老林里屯垦戌边。
那是一支知青垦荒队,
铧犁翻开荒原的草甸。
那是一首创业的高歌,
从此莽野换了人间。
那是一把烧荒的烈火,
秃岭瞬间改变了容颜。
那是一句坚定的承诺,
泥塘在拖拉机下震撼。
那里的阳光更加灿烂,
珍珠般的粮食把谷仓堆满。
那里的春天来得更早,
茁壮的禾谷长满良田。
那里的米酒更加浓酽,
是用新种的五谷提炼。
饮下这杯青春的甘泉
颂扬那知青垦荒队员!
垦荒啊,垦荒!
三更篝火明灭间,
垦荒啊,垦荒,
西斜星月挂天边!
四、牧羊吟
是那一缕金黄的晨曦,
唤醒了牧羊的知青。
是那一对布谷的对唱,
引得骏马啾啾地嘶鸣。
跨上依然狂野的儿马,
牧羊人在草原上驰骋。
甩出皮鞭脆亮的唿哨,
把白云趋向绿毯怀中。
谁给蓝天抹上彩霞,
让彩霞戏弄着的春风,
谁让荒野开遍了黄花,
黄花吸吮溪水的精英。
满群的羊儿吃饱了,
倒卧在望不到边的草丛。
牧羊的知青跑累了,
平躺在充满荆棘的山岭。
夕阳彳亍着落入山下,
牧羊的知青踏上归程。
毡房的油灯点亮了,
传来低低的读书声。
五、边塞吟
山绵绵,林层层,
沿着边防踏征程。
一杆钢枪手中握,
走遍荒野路千重。
卧雪地,藏草丛,
爬在冰上等敌情。
暴风吹来寒彻骨,
一腔热血保安宁。
号角急,信号明,
细听阵阵枪炮声。
戌守边锤多艰险,
顶风逆水满豪情。
架线路,修战道,
任重道远志成城,
深山老林无障碍,
千里边防一线通。
夜深沉,风寂静,
夜班站岗听虫鸣,
千家万户进梦乡,
我立哨位望星空。
黄花落,云天阔,
如今严寒化春风,
遥唱知青边塞曲,
无限思绪心中升!
六、家书吟
望断村前那无尽的小路,
遥看投递员匆忙的脚步。
邮车像远远飞来的鸿雁,
带来我亲人深情的叮嘱。
捧起那望穿双眼的音书,
信纸被妈妈的泪水湿濡。
文盲的妈妈在学着写字,
把满腔的思念仔细记录。
妈妈描摩的字象幅画图,
几句简短话语沁入肺腑,
凝练了家人无尽的思念,
手捧信纸早已泪流如注。
妈妈家书我已保留全部,
封封都是那关爱的重复,
妈妈的来信我都能默写,
我依旧等在村边的小树。
三千六百天彷徨的迷途,
青春在等待中慢慢磨除,
是妈妈的来信带来希望,
在沉沉夜幕中看到晨曙。
知青家信是希望的源泉,
知青家信让人温暖如沐。
有了亲人那迟来的问候,
我才能在寂寞长夜苦渡!
望断村前那无尽的小路,
遥看投递员匆忙的脚步。
掐指计算着来信的日数,
快送来殷殷期盼的家书!
七、黄花吟
每次走过你居住的小屋,
不由得放慢了依恋脚步,
数十年依然清晰的记忆,
又在浸湿的泪水中模糊。
春风拂过草原上的黄花,
开满那绵延的溪边小路,
采来心旌摇动的小花啊,
能否把你一颗爱心拴住?
你轻声问我黄花的典故,
芬芳忘忧草是温馨流露。
那悠长蹉跎的知青岁月,
黄花缓解你日日的困苦。
那是一朵忘忧的小花啊,
伴我们度过漫长的孤独。
那是一朵缠绵的小花啊,
让我们忘记思念的痛楚。
那一朵小花开在我心里,
永远记住你门前的小树。
高山传达着我们的友谊,
山风拨动那琴弦的仰慕。
溪水抛洒着爱情的追逐,
瞬间拉开那相约的帷幕。
白云似的羊群听我歌唱,
带着憧憬我挥鞭去放牧。
风雨过后知青又上归途,
匆匆分手又被抛向陌路,
只是还记得低泣的一瞥,
暮然回首仅存初恋感悟!
知青爱情是那样的短促,
无花秋果依然挂满老树,
永远年轻的只有那太阳,
太阳照着我花白的须胡。
比翼鸟再次飞过天麓,
眼前不再是沉沉迷雾。
有过撕心裂肺的热恋,
黄花为谁开满了山谷?
那一段忘不掉的当初,
小屋前依旧那块热土。
小芳的爱情被人歌唱。
柳梢的月亮还在倾诉!
八、岁月吟
多少次问讯天上的月亮,
什么时候我还能回到家乡?
多少次乞求天上的太阳,
什么时候能走进明亮的课堂?
月亮不能回答我的问题,
留给我浅浅的惆怅。
太阳不能给我满意答案,
朝我洒下明媚的阳光。
展翅远离的鸿雁,
在蓝天自由的飞翔。
那声声悲咽的啾鸣,
还是那么悠长铿锵。
眺望漫步的牛羊,
追逐着水草肥壮,
捧起醇香的奶茶,
饮下久远的梦想。
天尽头蜿蜒的小路,
伸向理想的殿堂,
端出大碗的马奶酒,
吞进岁月无尽的迷惘!
漫漫岁月,幽幽时光,
磨不掉壮怀的悲戕
历历人生,茫茫沧桑,
又增添一份深邃的凄凉!
九、返城吟
就像打开樊笼的小门,
群鸟飞上高高的青云。
鸟儿踟蹰着匆忙离去,
游荡于都市繁华的红尘。
一项政策的的改变,
告别了知青身份,
象暮色中归去的飞鸟,
抛弃了家业再次远奔。
那曾经熟悉的里巷,
在模糊中数次辨认,
那间狭窄的临建房,
迎来离家久远的游魂。
徜徉在广阔的马路上,
依然记忆遥远的乡村,
开动机床轰鸣的马达,
依稀是山村鸡鸣的清晨。
踏入大学石雕的校门,
比很多同学都大了一轮,
渴求知识的殷殷激情,
引起激昂高亢的争论。
回城又是一次无奈的选择,
知青在选择中是大写的“人”!
经历了人生的坎坎坷坷,
我们迎来生活的又一春!
十、回乡吟
回故乡的路有多长,
我们走了四十年时光。
回故乡的路有多远,
小村多少次闯进我的梦乡。
集合那些一起插队的兄妹,
又一次背上回家的行囊
苦苦思恋的咸涩泪水,
一路洒向久思的毡帐!
还是那间茅草房,
还是那铺土热炕,
还是那房东大娘,
青丝却已染成霜。
还是那香甜的马奶酒,
还是那浓浓的羊肉汤,
还是那青花的大瓷碗,
瓷碗里装满了浓浓的奶浆。
村里的大哥还是那样豪爽,
村里的大姐还是那样奔放,
拎来一桶深藏的家酿,
和亲人在醉意中歌唱。
拉过草原上的青驄马,
披上当年的羊皮氅
穿上当年的牧马装,
握紧手中的牛皮缰。
奔上苍翠的青山岗,
我在山岗喊一嗓:
“青山不老林海茂,
远去的知青又回乡!”
跑过鲜花的大草场,
站在水泽喊一嗓:
“千里黄花绽开吧,
远去的知青又回乡!”
驰向古老的镇中央,
坯房变成小洋房,
歌厅影院博物馆,
宽广气派的大广场。
跪在故乡抓把土,
捧在心头不能忘。
趴在井台饮口水,
甘泉滴滴入热肠。
回故乡的路有多长,
我们走了四十年时光。
回故乡的路有多远,
知青眷恋到地老天荒!

(原黑龙江兵团51团通讯报道干事、教育干事)

住宅:天津西青区西青道嘉汇园小区15号楼4门201

手机;13920208081

邮箱:300112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