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知青》杂志社

弘扬知青精神,引领知青文化,整合知青资源,打造知青品牌。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那个年代,那段经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我们当年生活过的农场,乡村留下了深深的情结。几十年以后,我们在寻找当年的伙伴,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重回那片故土,所到之处都能闻到那浓重的泥土芳香,昨天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我们在知青这个共同的家园里,尽享生活的美好!放飞我们的心情,快乐生活每一天!

网易考拉推荐

青春的思绪(散文) 作者:桂成钢  

2010-09-16 13:53: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对人生来讲,应该是最美丽的一页。我的青春年华是在上山下乡的特殊年代渡过。她是怎样的一页,很多过来人都作过反思,但过于伤感的居多。而今天约稿人的催促,推动我的思绪也在时光隧道里追寻……

绿色的青春

  1970年4月15日,十六岁的我离别上海彭浦火车站人山人海的欢送人群,来到祖国东北边陲大兴安岭山麓(我国占地面积最大的县份)——呼玛县插队落户。当时我们七一中学一行十人打着“雪原红心战斗队”的旗帜,一腔热血踏上了迷人的黑土地。从此,“青春的种子”撒进了那黑油油的土地。
  那是多么肥沃的土地。后来我知道,真的撒进黑土地的种子不需细作便可结果。这也曾被知青笑谈“北方人比南方人懒”的一个原因。
  那是多么神奇的绿色世界。大兴安岭的冬天,茫茫雪原一望无垠,山崖垂悬的冰凌,树枝覆盖着雪被,一缕阳光渗入林中,满目晶莹剔透,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夏天,林海万碧波,涛声低吼,犹如千军万马十面埋伏。
  在这美丽的世界里,我们知青时刻难收新奇的目光。
  我们曾纳闷,谁给桦树林全涂上了白石灰;我们也惊叹樟子松金黄色的树干,状如金銮殿中的宫柱。我们曾高兴地认识了小麦的兄弟燕麦;也曾惊奇地发现青毛豆当爷爷时变成了黄豆。我们还发现白桦树皮可以引火可以写字;也发现松树油子可以粘捕虫子可以点灯。我们好奇当地老乡划着桦树皮筏子在河中进退自如,而自己一试却倒扣水中;我们还好奇在冰封的黑龙江上凿冰眼竟然能用网捕鱼。我们曾因贪吃遍地的“牙疙瘩”和“都柿”而迷走山林;也曾在月光下走上平坦闪亮的一片“空地”,却掉入了一洼水泡之中。我们曾有过追猎狍子、野兔、飞龙的欢乐;也曾有过与熊瞎子照面和狼嚎伴耳的惊恐……
  1971年11月,我被抽调到林业系统漠河林场“带兵”新一届知青,从此走上了“黑土地的植被”,进入了更绿的世界。
  绿色是生命和希望的象征,青春本应是绿色的。我从青春年华中看到是“好奇、纯朴、健康、活力”这样的色彩,它属于绿的色系。特别令人难忘的还有,在学校就是文艺积极分子的我,到边疆农村林场后,在艰辛劳作之余,坚持参与和组织文艺小分队巡回各村屯、林场演出那段青春活力四射的时光。我的青春是孕育在绿色世界里,绿色成了我情有独钟的色彩,而我看到的青春也是更绿的。

火红的青春

  在青春年代,我也经历了地狱般的厉炼。
  在自然界里,动物最原始的力量就是体力。江湖枭雄的神话首先是体力的神勇。
  当我们知青经过长时间车马颠簸,深夜来到处处散发着木材清新味、车辙翻露的黑泥浆土味以及牛马草料腥味的小山村里,在低矮粗壮的木刻楞房食堂里,手抓着硕大的黑面馒头、苞米面窝头,或者端着大碗的高粱米饭、大馇子粥的时候,我感到进入了一个粗犷、豪爽、力量型的世界。
  不久,我就开始了地狱人生的厉练。
  打柈子,是林区山村人们的生活基础课。我曾惊羡食堂炊事员劈柈子时斧子的神奇,明明是直劈下斧,木柈却听话地横向飞离——后来我也学会了那在下斧的一刹那,斧口横向一拧的“镦斧”技巧。
  捆地,是一项惹人上当的农活。乍一看,将一排排割下的麦子捆成一束束谁不会呢。殊不知这不但有技巧,还是着实累腰的活。看着老乡三五秒钟就捆一束,然后往地上一插,麦捆束就立着。而自己捆了就是立不起,一插地却倒了、松了、散了。原来打结有窍门。可恨的是还要比速度,顺着割倒的麦子溜拼命上下弯腰直腰地干,仍赶不上老乡的速度,常常听见了前面传来笑喊声:“快点,望远镜也看不见了”。赶哪,咬牙支撑住快折的腰非得赶上。不久,我也可对后来的老乡喊了。
  挑叉子,是当地男人的绝活。无论是收麦、卷草、码垛、打场,男人手中的叉子上下飞舞,裸露的臂膀显出结实的肌肉,展现了男子汉的力量美。踩垛、装车更有技巧,一边压一边,一层压一层,要堆得高而又不能倒。我们曾赞叹,车老板驾驶着高垛的粮草马车响鞭疾驶的潇洒,也曾取笑杆子支着歪斜草垛的始作俑者。这个“绝活”,最终也向我低下了头。当我挂着汗珠的脸庞,迎着人们赞叹的目光时,那种男子汉的感觉真棒。
  打草,真是“地狱之门”。双手挥舞着被知青们誉为“超级大镰刀”的钐刀,在平地、坡地、干地、湿地,还有那塔头甸子地……一人跟一人,一人逐一人;小咬蚊中心叮,大虻苍蝇咬;毒头太阳晒,倾盆大雨浇;汗流浃背,汗霜挂衣。干!干!干!知青们仗着年轻,终于勇闯“地狱之门”。我用相机拍过头戴遮阳帽,身披防护纱,倚刀插腰的“刀斧子”雄姿,但南方人都猜不透是干什么的。
  在林场,伐木和采松籽是特色活。
  伐木季节,我们每天头顶星星上山,身披月光下山。双手操作着刀锯、油锯,山林中一声声“顺山倒”,末了还有一句“安全”的喊声此起彼伏,伴着参天大树“披荆斩棘”的倒地声,雄壮而又惊险刺激。当然死神也时刻伴随着你,这又是一项真正与“鬼门关”最接近的活。这活技巧重于体力,千万蛮干不得。我曾有过因看不准倒向,树转圈倒时,人跟着转的险情;也曾经将伐倒的树砸在两位正在下件子女青年的锯上——幸亏我喊得早,她们跑得快,要不……
  采松籽的装束活脱一个中世纪的武士。头戴压发帽,斜挎采籽袋,腰束保险绳,肩扛采籽钩(全凭此物上树),行外人也看不懂这副模样的,而我们在春秋季节每天这副模样上山。到了山林中,看准挂满松果的种树,长杆采籽钩往树杈上一搭,个个属猴样地往上窜,上得树梢(这是胆大之举,一般停留在树干中上部),看着眼前满枝头的松籽果心中甚是欢喜。眺望远处,万顷碧波逐浪翻滚,一阵兴奋便会引吭高歌一曲。待绑上保险绳后,就奋力采摘松果放入斜挂胸前的采籽袋,装满后(约二三十斤)下树倒入大麻袋,再上树……直将一棵棵种树上的硕果收尽。这活练臂力,干到累时站在树上手软脚颤,如再有一阵风袭来,树晃人晕,心会直蹦嗓子眼。下得树来长吁一声,瘫软地下。真是不易……“要知袋中果,粒粒皆辛苦”呵!可更苦的还在后头。天将黑,果满袋,一麻袋(一百三四十斤)的收获要背上肩是巧活,先要躺在袋上,双手穿入肩带,转身趴下将麻袋翻上背部落,再收腹弯腰慢慢站起,一步一步走下山去——真累啊!
  有地狱厉练感觉的活还有不少。那是在秋天下河挡梁子(即拦坝捕鱼)的感觉;是在修公路时背运粮食的感觉;是在打山火眼见火龙横卷树梢热浪扑面时的感觉;还有在运输卡车掉进黑龙江冰窟窿半夜拉车时的感觉。那些都是欲哭无泪,欲罢不能的感觉。因为我们慢慢知道了,困难不相信眼泪,一切困难都要靠自己去克服、去战胜。
  我们的青春就这样在地狱之火中厉练,我也在烈焰中成长。我的青春是火红的青春。

金子般的青春

  1979年,我返城了。在边疆近十年的光阴里,我们知青修成了“吃苦耐劳、不怕艰辛、坚忍不拔”的秉性,养成了“干事就要干好、干完美、干第一”的脾气。我们自认为“出了地狱的人还怕鬼么”。我们还知道,有的知青在厉练中受了伤甚至献出了年青的生命(我曾亲历抢救因伐木、采籽而受伤的青年同伴事件;自己也曾在抬木头摔伤嘴角缝了十几针)。这种种经历,铸就了不屈不挠的“知青魂”。
  返城后,我的心灵仍然不断接受生活的洗礼。青春年代,在力量型的天地里,我得到过不少“第一”,先进奖状年年有。体魄当然得到了锻炼,更是在精神毅力上,培育起了坚韧性。后一点可能更重要,因为在力量型的世界里,我曾超越过不少体力更强的人,主要胜在精神上、毅力上。而当这一切成为过去,回到上海面对既熟悉又异样的世界(熟悉的是故土的生活,异样的是有人对返城青年的目光),人生又得从头开始,重新厉练。返城二十多年中,社会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进入改革开放的年代,我们在知识型智力型的世界里依旧奋力拼博着。这些年来,我当过工人,当过管理干部,搞过政治工作、经济工作。我如饥似渴地学习,从头考初中、高中文凭,一直学到大专、大学、研究生,不知不觉已将跨越中年。
  在新时代,虽然人的思想观念在不断地更新,但我们骨子里的“知青魂”没有变。在过去的力量型世界里,我们也学到了诸如“劈柈劈小头,抬木抬大头”、“干活先利器”、“使劲使巧劲”等生活经验,以及打包拴车系绳扣、肩杠腰夹重物等技巧,还有那打枪骑马、架火做饭、装车垒墙等生活经历,使我们的实践能力、生存能力有了过人之招。在新的拼搏中,我们的某些知识、智力可能赶不上当代天之骄子,但我们的精神毅力,我们的实践能力却是不可战胜的。凭此优势,我们不少“中年知青人”在当代仍显露了工作中的新辉煌,写出了生活中不平凡的新篇章。自己也在经营企业的过程任凭千辛万苦,要再现民族品牌辉煌的信心坚定不移,工作劲头如青春年代一往无前。追根寻源,这正是青春生活厉练为我们铸就的金子,储存的宝藏。这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成了我们一辈子享用不尽的人生奋斗的力量源泉。
  我的青春真是金子般的青春。
  人一生的经历要穿越许多自己难以选择的历史事件因素,个人在历史的翰海中是很渺小的。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勇敢地面对生活,溶入生活,适应生活,并努力去驾驭生活,那么个人虽是一颗普通而渺小的沙子,亦会被生活的浪潮洗刷出耀眼的金子般的光芒,这就是生活对勇者的馈赠。

  最后,我还想告诉下一代孩子的是,要厉练青春,铸造“金子”。

青春的思绪(散文)   作者:桂成钢 - 上海知青 - 上海知青杂志 

桂成钢右手拿着的这款白色红边“回力”鞋很多中国人都曾穿过

 

作者:桂成钢,上海知青,原在黑龙江呼玛县依西肯三队插队,后到漠河林场工作,现在上海回力鞋业有限公司任董事长。  80年前,回力作为时尚品牌面世,引领了中国帆布鞋的几代潮流;如今,经历了80年风雨历程的回力,正全面转型,从设计、功能、营销网络、经营思路上,都以全新形象展示在众人面前。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