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知青》杂志社

弘扬知青精神,引领知青文化,整合知青资源,打造知青品牌。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那个年代,那段经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我们当年生活过的农场,乡村留下了深深的情结。几十年以后,我们在寻找当年的伙伴,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重回那片故土,所到之处都能闻到那浓重的泥土芳香,昨天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我们在知青这个共同的家园里,尽享生活的美好!放飞我们的心情,快乐生活每一天!

网易考拉推荐

亦师亦友, 亦母亦姐  

2010-09-08 11:30: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当我经过小学校时,看到尚在成长中的小学生们,就要想起教我小学的敬爱的徐老师。

 

五十二年前的上海,也是这个季节的某天,已到上学年令的我跟随爸爸到就近我家的中山北路第四小学报名读书。 也许是报名的最后一二天了,和爸爸又去的挺早,整个校园静悄悄的仿佛空无一人,只有校园里的几棵杨柳的柳枝在和煦的晨风中摇摆,发出轻轻的低吟。走进一间教室,才发现屋里端坐着一位衣着素雅脸色白净的阿姨。爸爸恭敬的走近她的身边,说明了来意后,便叫我向老师行礼问好。我腼腆的向老师鞠了个躬,怯生生的叫了一声"老师好",便脸刷的直红到耳朵根;看到我难为情的样子,她似乎满意的微笑了。问了我的姓名出生年月后,只简单的问了一句:"喜欢读书吗?",我轻声回说:"喜欢",也就不为难我,算是通过了报名手续。

 

就要上学了,不知为什么,爸爸叫理发的将我剃了个光头。开学那天,当徐老师点到我名的时候,眼中流露出诧异,那眼神似乎在询问:你怎么这样了?说来好笑,为这点小事,我心里有几天对爸爸不太满意呢,真是的,怎么把我剃成个光头呢?我已经是小学生了,又不是个小娃娃。日子长了,我才知道徐老师时常用眼睛说话,她的目光是那样的清澈温柔,能将学生的整个心熔化。我们当中有谁做了好事或表现很好,她就投以赞许的目光,他(她)就觉得受到了最高的奖赏,小伙伴会为此羡慕不已,尚偌受到徐老师在课堂之上的公开表扬,是天下最幸福的事情了,谁受到如此的殊荣,小脸马上因兴奋羞得通红,激动的手脚不知该如何放是好;谁不慎做了件错事或有一段时间落后了,她就投以关切的眼神询问:你怎么了?虽然其中没有责备的意思,但这位小伙伴一定会心中不安,暗下决心非要好好的不可!

上徐老师的课是全班好愉快的时刻.随着上课的铃声,教室门口出现了她轻盈的熟悉的身影,脸上泛有自信的淡淡的微笑,那是当班主任的对她领导的这个班有绝对信心和把握吧。上课了,教室里静静的,只有徐老师那甜美的银铃般的声音悠扬起伏的在教室里回荡。她神情是那么的自如,很少去翻一下教材,欢畅的知识的雨露流入了全班同学幼小的心灵。课一般很快就上完了,还剩下的一刻钟左右时间,是同学们最快乐的时候,徐老师在这时候会讲故事给我们大家听,同学们更是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她。她,长得很美,洁白的鹅蛋脸上一对水灵灵的凤眼,一头乌黑的秀丽的云发,轻巧的披在肩上,云发的末端稍为的烫了卷卷。她讲"马兰花","雪女王","阿里巴巴和四十个强盗"...她轻声细语,绘声绘色,情肠百转,自己也沉浸陶醉在优美动人无比浪漫的故事中。在我们全班同学的眼中,她自己就是一个动人的故事,一曲优美的歌,一个美丽而善良的天使,一个我们敬爱的在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好老师;她讲叙的充满了真善美的动人故事,也一天,一天的灌溉哺育着我们幼小纯真的心田,这一切,成了我少儿时代最美好愉快的梦境... ...

年华似水,童话般美好的日子过得真快。还记得是在一个好日子,教室里灯光通明(秋冬之际, 教室里二三点左右就开日光灯了)不知是过一个什么节还是一学期终结,学校要发糖果等。淡黄色的纸包一包接一包的打开,徐老师和一个当班长的女生穿梭在各组同学的座位前发放礼品,有几种花式糖纸包着的糖,带着"麻屋子"的花生,还有油亮的褐色小胡桃;所幸的是我的礼品一直是由徐老师发的,事情已过去了半个世纪,绝多的事已经彻底忘却或模糊不清,但有的事却终身不忘历历在目如在眼前:老师一次,一次的走到我的座位前,她就驻足在我的身侧,分明能听到头上方老师细细的匀称的呼吸,我的心似在幸福的收紧,身上漾溢着阵阵暖流,她皙白细腻的手指一次放下糖果;一次放下了花生;又一次放下了小胡桃;她的手指在我低垂的目光下一次次的舞动,远赛过现时表演的"千手观音"...

 

在我家和学校很近处,当年有一家叫"为民"的不大的照相馆。店面的大橱窗内,其中摆放有一张徐老师和学校一女大队长的相片,彩色的(当年一般黑白的居多,彩色照很少)和真人差不多大小的半身相,同样笑吟吟表情的她们都漂亮,小女孩臂上的三条红杠杠表明她是大队长。在春里,在风里,有时也会在细雨里,每次路过照相馆,心中总能泛起愉悦,有时还会凑进橱窗前,看看相片上含笑的我敬爱的徐老师;啊,好羡慕旁边的这个女大队长,好想自己也是个大队长,起码是二条杠的中队长,不为什么,只是想让徐老师喜欢我,更喜欢我。唉,在女性占主导地位的小学校园,中队长大队长基本都是女孩子担任,我只做了个一条杠的小队长,好像还是个副的;也是一个小组长,肯定了是个副的,正组长又是一个女同学担任了。

 

徐老师什么时候离开我们的,或者说我们什么时候失去徐老师的,已记不清确切的情况,不过总是在她怀孕以后的事。我现在对她的最后印象是在一次不算小的考试中,她在教室里悠然而自信的踱步于各组之间,略显隆起的肚子,脸上带有将要做母亲的幸福的微笑,却仍在全班的同学眼中俱有威仪,是我们心目中独一无二的女王。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她了.也许是调到其他小学去了吧?谁知道呢?

                 ... ...      ... ...

上中专以后或是上山下乡回上海探亲时去过我的小学一次。面目全非,它已改成一个隶属于不知是区里还是那个单位的加工厂,碰到一些身穿工作服的男女工人,见不到一个老师和学校的人...

    

九十年代初,上海大发展。在一茬接一茬的楼房拔地而起的浪潮中,中山北路光新路地块--我的老家及我小时就读的小学(后来的加工厂)的原址上盖起了现代化高楼大厦和高级住宅;穿着整洁,打扮入时的时髦白领在大楼里优雅的办公,属于我们的时代似已经过去...

  

但我们有属于我们自己美好的年代,美好的时光,美好的时刻,它们珍藏于我的心底...

 

在人生起步的路上,不经意的有缘遇到我敬爱的恩师--我小学的徐老师,她启迪我的爱心,启蒙我的心智,传授我以知识... 

 

说不清对徐老师是什么样的情感--

   亦师亦友, 亦母亦姐.

  但那是少年时的纯真无邪的情感哦,是美好的,十分宝贵的;它永远珍藏在我的心底,伴随着我的一生... ...

 

上海赴黑龙江知青 《上海知青》杂志编委 

   颜新成  于 教师节前夕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