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知青》杂志社

弘扬知青精神,引领知青文化,整合知青资源,打造知青品牌。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那个年代,那段经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我们当年生活过的农场,乡村留下了深深的情结。几十年以后,我们在寻找当年的伙伴,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重回那片故土,所到之处都能闻到那浓重的泥土芳香,昨天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我们在知青这个共同的家园里,尽享生活的美好!放飞我们的心情,快乐生活每一天!

杨在东和他的安徽石台上海知青联谊会--编委:颜新成  

2011-10-16 20:3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位于九华山与黄山之间的石台,前年曾先后去过二次,那里有好山水,有好茶叶等,有勤劳朴实但现还不十分富裕的山民…因此,写了一篇石台之行的感怀。大概是与石台有缘,现为与它相联系的又一些人和事所动,不由的又写起有关于它的故事。

 

杨在东一九六九年插队来石台,不久当了赤脚医生。一次在公社卫生所一位当地农民因脾脏手术急需AB型血,而当时在场的人中,只有杨一人是此血型,血气方刚的他义无返顾的献出了400CC的血(人们一般一次输血量为200CC)。此后,病人及家属非常感激,在当时很是贫困的山区,她们无以为报,拿出了家里的一只鸡和一篮子鸡蛋表示全家的感恩之情。大气的扬在东没有自己慢慢享用,和他一起的知青们吃了。豪爽的他还将从老家上海带的肥皂、火柴等分给身边的乡亲们。

1970年一位叫李妙英的女知青,下乡才一个月左右,不辛为猎枪走火而身亡。当时的状况很惨,因距离太近,猎枪的散弹打破了她的小半个脑袋,脸上满是血和脑浆,连上海来的工作不到一年的年轻女医生心中也有点发怵,大个的敢作敢为的赤脚医生杨在东在女医生的指导下,先对死者脸和脑袋用水进行了数次的清洗整理,然后用纱布和棉花塞进有些空了的脑壳里,再拉着头盖骨的皮进行缝合,最后对这个不辛的小姑娘理齐了秀发化了淡妆,以图减轻将从上海赶来的父母的悲痛。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2010年,上海召开世博会。已是安徽石台上海知青联谊会会长的杨在东的团队,在一次核心成员碰头会上,议及世博会时,他们想起那在石台插队难忘岁月与他们共过患难,现在因故仍留在了当地农村的知青,突然有了免费邀请她们来看看百年难逢的世博会的想法,江隆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经黎明先生自告奋勇的愿承担这个活动的全部费用。随后,联谊会向当地各镇(乡)发出邀请函及进行具体调查统计落实材料等,起先,这些散落在石台农村各地的知青得到通知不相信这是真的,联谊会在石台的联络员知青子女叶立华(他母亲也是当年的上海知青)一家家动员,这些已久在山区农村的老姐妹才将信将疑的答应去上海一次。有的家里子女关照,不要多带钱,以免上当受骗。

2010年9月20日上午9时左右,知青老姐妹陈继平、张春香、李静、历凤宝、王红珍在联谊会联络员叶立华的带领下一行六人乘坐汽车由石台出发踏上了奔赴上海的旅途,中午,热情的叶先生自己掏钱请她们吃了饭。晚7时到上海,住入300百元一天的“如来旅馆”的标准房,随后到对面的三星级“圣贤居大酒店”。联谊会的主要领导来了,现在上海的张春香的儿子来了,王红珍的女儿来了,当这些已留在农村老姐妹在两桌丰盛的酒宴上各自坐定,方才渐渐感觉到这是真的,心情是非常的激动。9月21日由联谊会同志带领她们参观了世博会(午饭是在世博园内吃的),晚上仍在圣贤居大酒店吃饭。9月22日去东方明珠,南京路步行街,上海外滩游玩(午饭是副会长赵国道请客)9月23日安排是自行购物等自由活动。9月24日,这五位老姐妹由副会长赵国道联络员叶立华带领返回安徽石台(路途中,又是赵国道自掏腰包请的客)

安徽石台上海知青联谊会领导班子齐心协力,会长杨在东、副会长:李国达、经黎明、赵国道、秘书长江西均、联络员叶立华等人,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有情义的好事情。

同是去年的四月下旬,杨在东组织“情系石台重返故乡”活动,在路过珂田一条道时,想起当年一个叫张振玉女知青,因农忙时似中暑倒下,不知怎的抢救无效就死了,做赤脚医生的他当时也在场,也参加了她的安葬,她的墓地就在这条道的旁边,就和随行的一干人去看看。待到墓前,眼见杂草丛生一片荒芜,大伙知青之情油然而生,一起动手去除杂草,清理墓地,最后,买了纸钱蜡烛等祭品,对她进行了祭奠。

杨在东不由的想起他初下乡在莘田时当赤脚医生不久,上文中提到的李妙英的死。去后看到李的墓地情况比张的还糟,张当时的墓是用石头砌的,石碑也算完好,而李当年的墓只用一般的砖头弄了一下,现在几乎平了,好不容易才找着,墓碑也残缺不全,损坏非常严重。回上海后, 他小范围的在当年与李一起认识她的知青中募捐了二千多元钱,请当地老乡在原址重修墓地并重造新碑。

今年,又是四月,杨组织团队再访石台期间,他不事张扬的在26日邀十几个人来到这个与他们非亲非故的当年女知青的墓前举行祭奠。我杂志社王建国总编去了,东海知青旅游协会秘书长邬志林老师去了,上海知青舞蹈队的陈奕奕老师去了,我杂志社的顾国清老师去了,还有当地的二三个干部。事后,陈奕奕老师谈及此事,为这位当年花季少女的不辛而惋惜,并对杨会长能做这样的好事大加称道。后来,石台县的电视台也知道了,他们说这样的好事一定要宣传,向联谊会要去了有关资料,在电视台播出了。

杨在东现在有一个打算,准备将当年下乡去石台的几位知青的坟墓迁聚到一起,搞一个“知青墓地”,这里面有一些事情要做,例寻找死者亲人并征得他们的同意等,与石台方面有关部门交涉并请求当地政府批给他们一块地等事宜。预祝安徽石台上海知青联谊会早日办成这件大好事。

 

杨在东在2009年上半年查出患了鼻癌,有半年时间是又化疗又照光的吃了不少苦头。在这年的10月下旬,在安徽石台“第四届长三角知青文化研讨会”上,他的脸和脖子(因治疗缘故)浮肿得非常厉害。他带病参加会议并在大会发言是源于他深厚的知青情,他的女儿也在会上面对与他父亲一样同是知青的台下的叔叔阿姨们作了深情的发言。以后,在“帮德学院”,在奉贤海湾园的“知青广场”,在“上海大学”,在有些知青活动场合和有的知青会议上,常能见到他和他团队的身影;石台,中国的小小的一个县,我们却能时而看到一面在知青各种各样的聚会活动上出现的旗帜,上书:“安徽石台县上海知青联谊会”。确实,近二年来该联谊会做了许多事情:他们情系石台,回第二故乡资助石台的小河镇莘田小学;参加地方为玉树灾区捐款义举;积极参与上海电视台“精彩老朋友”知青专场的演出活动;为第四届、尤在上海邦德学院召开的“第六届泛长三角知青文化研讨会”作出了一定的贡献;积极支持我们上海知青引以为傲的“上海知青舞蹈队”并派员参加;帮助石台特困知青家庭申请知青关爱帮扶金;会员去世或有大病等联谊会都买东西上门吊唁或慰问;还有上面提及的诚邀现仍在石台农村的老知青来参观世博会以及为当年共过患难不辛早亡的知青修墓;等等。

 

杨在东在他患了癌症以后的日子里,他和他的团队却将联谊会的事干得如此有声有色。我不知道是他患病后对人生有了更深切的感悟,或是他本身就一直是一个知青情结很深的人,或是二者都有之。我也不清楚他带领他的团队为第二故乡石台和知青干了这些个好事,那些是属他的“知青情怀”,那些是属他的“儿女情长”,而有一条我却是分明的感知,他是和现在我杂志社的陈健一样,是一个懂感恩的人,是一个懂感恩图报的人。不是吗,他怀着感恩之心一次又一次的带着他的团队回访他们心爱的石台,为她尽一份心,为她出一份力;他心底善良,念着过去曾同是患难的知青,为非亲非故的女知青修墓,我得知后对他是分外的尊敬;还有,他和他的团队在世博期间能想到那些现仍留在了石台农村的当年知青老姐妹,想邀她们到世博园看看,并努力的去做到了,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我们这一辈有多多少少优秀分子,他们同共和国一路走来历经风雨而痴心不改;如今,在人生的夕阳中,他们正在为我们的人民和党、我们的社会和民族作出我们知青这一辈人— 最后的奉献!

 

                          

  评论这张
 
阅读(34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