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知青》杂志社

弘扬知青精神,引领知青文化,整合知青资源,打造知青品牌。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那个年代,那段经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我们当年生活过的农场,乡村留下了深深的情结。几十年以后,我们在寻找当年的伙伴,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重回那片故土,所到之处都能闻到那浓重的泥土芳香,昨天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我们在知青这个共同的家园里,尽享生活的美好!放飞我们的心情,快乐生活每一天!

网易考拉推荐

清 清 古 兰 河  

2012-12-06 07:51:55|  分类: 知青文艺演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1313先生   编辑:知音

 都说上了岁数爱怀旧,回家这么多年了,还是常常在梦里回到北大荒,这种扯之不断,挥之不去的惦记,大概就是所谓的思念吧

那里,有我亲手栽的树,亲手盖的房,那里,有我再熟悉不过的山山水水,有我仍在挂念的师傅和哥儿们。不过最最使我难以忘怀的却是那条曲曲弯弯的,清澈见底的,永远流淌不息的小河,它叫古兰河。

顺着公路从场部出发,一过北山脚下法比拉河上的那座大木桥就算是开始进山了。

站在桥上凭栏西望,有三条河流在此交汇,就好像一把巨大的“三股叉”,浑浊的河水们翻腾着从三个叉尖往颈处聚拢,拧成一个叉柄后奔涌向东而来。而脚下这座骑在叉颈上的大木桥又像一把大锁,一把将三条小龙拷在一起的大锁,任凭它们怎样咆哮不屈,大锁却总归是大锁。

三条小龙中最小,最温和秀丽的那条,便是古兰河,它与进山的公路同行,一起顺着山谷逶迤蛇行般一头扎进了深山老林。

古兰河,全长不过百里,没有气势磅礴的飞瀑,没有惊心动魄的漩涡,它只是轻轻地,却又是匆匆地,如同履行诺言般认真地赶着路,最终无可选择地顺从于命运的安排:注入浑浊的法比拉河与其“同流合污”。

不知是因为心境清高,还是因为源于森林又有卵石铺底,古兰河水极为清澈。

沿流而下,它时而划过平原,犹如一把顽皮的剪刀在随意地裁开一条大绿毯,这时,它显得特别宽阔,河底高出河面——圆圆的石块纷纷划破湍急的水面发出哗哗的喧闹,激起一朵朵欢快的白色浪花,打远望去似千百小鱼在嬉水腾跃;时而它又挤身隘谷,曲径通幽,这里,河水骤深,平平缓缓,黑咕隆咚的寒气逼人,水面则静如玻璃,偶尔还会鼓出一串气泡来。夹在密不透风的柳树林和刀切斧削般巨岩之间,总让人觉得水底会住着些神秘兮兮的东西,比如精啊怪啊什么的。

虽然,古兰河清纯秀美,但与山里其他河流相比,却并无什么非常特别之处。自己也奇怪是什么原因竟会令我对它如此痴念,回眸频频。

是因为那年开春?我们拄着锹镐,蹚着没膝的河水去对岸植树,河水冰冷冰冷的就像无数把尖刀利刃在剜肉剔骨。我直到坚持到河中央才意识到自己的忍受极限竟然如此低得可怜,想要退缩却为时以晚,没辙只得拼命地挣扎向前。幸好我不是女生,否则上岸后一定会同她们一样抱头大哭起来。

是因为那年入秋?一夜暴雨令古兰河的脾气一改往日之潺潺斯文而变得狂躁不羁,我为了抢救前一天下在河里的“挂子”,竟然大清早独自潜入急流,硬是捞起了那张早已被烂树枝缠成一团的破鱼网,却不知险些搭上小命一条。

是因为那个隆冬?封冻的河面早已成了冬运的汽车道,我们几个傻小子在吃饱空闲时到冰上做骑车转弯比赛,结果个个都摔了个鼻青脸肿,从此再不敢吹牛皮说大话。

是因为那个盛夏?对!就是那一天,古兰河在我的心中刻下了一缕永远抹不掉的流淌的重彩。

天实在太热了,被炎炎烈日恶毒毒地炙烤了一天,浑身黏黏糊糊的尽是汗油混合物。刚一收工,我们几个室友便一窝蜂地直奔这天然澡池,顾不及岸边吹着小喇叭的黄花菜正发出诱人的清香,顾不及柳林里那些无名野果已经透红欲滴,一阵“扑通扑通”水花四溅后,河水开始有点变咸变酸了。

河水真的很清,河水真的好爽。站在齐腰深的河水中,看看人家的和自己的双腿,都是那样弯弯短短的滑稽可笑。河底的石缝里有一些小水草柔柔地顺流扭着身子,像是要去追波逐浪却无奈被牢牢扎在水底的草根扯住不放。偶尔,也会看见几条小鱼一闪即逝。啊,这才是一天中最放松最惬意的时刻。

“喂,都来看呀”,外号小姑娘的小崔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大呼小叫起来“看呀,这么多原本方方的石块在河水的长年冲刷下都已经变成圆圆的了。”

废话!这“丫头”今儿咋的啦?

“有啥稀奇啦?”杨培华在一旁发声音了“当初我们刚来时,哪个不是生机勃勃,有棱有角的?几年下来,我们的傲气呢?我们的使命感呢?还不是都被磨练得又光又圆又滑溜了?”

精辟!我转过脸去,本想为他的妙喻喝彩,却啥都没说出来。只见培华怔怔地站在河中央,若有所思般地目送着那一团团白花花的肥皂沫边扩散边破灭,晃晃悠悠地,有起有伏地向下游漂去,向拐角处的柳树林子漂去,向看不见的遥远的天边漂去……。

刹时,仿佛一切都凝固了,思绪,生命凝固了,空气凝固了,只有泡沫依然在流淌着,破灭着。

就这几句话,就这几分钟,却让我足足回味到今天。

假如我是画家,一定将它沁透到画布上,留予后人品味;假如我是导演,一定让它在屏幕上反复地定格、再现;假如我是歌手,一定要请众多的心灵来与之共鸣共振。可惜,我什么都不是,我只能讲给身边的人听,可如今又有几个人愿意听?又有几个人听得懂呢?

在那个年代,在那个地方,流逝的古兰河水,流逝的光阴岁月,流逝的青春年华。

古兰河与它的故事,已经离我们很远了,我也早已做了父亲,有了白发,但却有个心愿一直未了——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去看望它,道一声:“Hi,你好吗?”

古兰河,总是那样让人梦魂萦绕,无尽思念。

古兰河,总是那样青,那样清,那样亲。

后记:  09年8月,回去探望了古兰河。因为过度开采沙金,它已经被翻了3遍,折腾得皮开肉绽面目全非了。那曾经的美丽的古兰河只能存在于记忆里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