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知青》杂志社

弘扬知青精神,引领知青文化,整合知青资源,打造知青品牌。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那个年代,那段经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我们当年生活过的农场,乡村留下了深深的情结。几十年以后,我们在寻找当年的伙伴,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重回那片故土,所到之处都能闻到那浓重的泥土芳香,昨天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我们在知青这个共同的家园里,尽享生活的美好!放飞我们的心情,快乐生活每一天!

网易考拉推荐

老雷一家子  

2012-02-24 18:3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智清

儿子出差带回来一小桶“畲乡红米”,我一眼看到商标,不由得突然想起老雷一家子。

“老雷”是浙江景宁山区的畲族人。他家所在的郑坑乡羊角岗村位于享誉“华东第一峡谷”的炉西峡某处边上。去年十月下旬某天,我们到过他家,并在那里吃了一顿午饭。

那天上午,我们——“《上海知青》杂志社、东海知青文化旅游协会赴浙东南考察组”一行十人开着一台在上海自租的面包车,从景宁县城出发去炉西峡。没有导游,只有王总编手中一张浙江地图。

一路上,我们的车走走停停——因为常常要核对行车方向和路线。十时许,到了郑家坑羊角岗村委会门前。一打听,从这里步行下山两小时左右就可以进入炉西峡。大伙儿都挺高兴,于是纷纷作下山准备。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一算时间,心中暗想:不好!没带干粮。如果等返回这里再到城里吃午饭,那起码要在下午三四点钟以后了。于是多了一个心眼,向路边一位中年村民打听山里有无农家乐之类的餐馆、饭店。那位村民是等着搭便车(此地没有任何客车)去山外的。他回答后见我很失望,便热心地说,“我弟弟家在山下,你们可以到他家去(吃饭)。”我再三问“行吗?”他都很肯定地回答“行”“可以”。我问他弟弟家住处,他给我指点着山下影影绰绰的一座房子和屋外晾着的一块浅色床单之类的东西,并掏出手机用他们自己的语言通了话。随后对我说,我弟弟在家,你们去吧!我很感激地谢了他。

我们从停车的羊角岗开始徒步沿着山路往下走。路不太好走,尽管有弯道,但还是让人感觉山高路陡,身子一个劲地朝前倾。我在路边见到一根粗树枝,就捡了当手杖,一步一拄,这样,原本下冲的步子就稳多了。

二十多分钟后,我们看到了这户屋外晾着床单的人家。其实,这户人家很好找。因为沿途只有一二幢房子,其中只有一户屋外有几个人和一条狗,之后便一路未见人、畜。到了这里,再往下就没有人家了。

远远就见一位五十岁上下的汉子站在屋外山墙边等候,打过招呼便知是老雷了。他热情地把我们迎进了门。家里,他的妻子在堂屋忙着倒茶端凳招呼着我们,盛着茶水的饭碗摆满了一张旧旧的八仙桌。此时虽然已是十月下旬,但山区的秋天还是很热,走了这一段山路,大家已经是口干舌燥、热汗涔涔了,这一凳一茶颇为适时。

大家边喝茶边向老雷打听着道儿,同时向他夫妇俩介绍了“知青”身份和《上海知青》。尽管老雷夫妇不了解“知青”,更是第一次看到《上海知青》,但就像早就相识似的,彼此很快便亲近起来……

我走出屋外打量四周,目力所及尽是郁郁葱葱的绿野。只见远处山峰奇秀,山峦叠翠,阳光下幽静的山谷传来一两声清脆的鸟鸣,让山中更显得寂静;近处,依山而建的雷家木楼和紧挨旁边的邻居屋后是树,门前种菜——外面的道路在雷家菜地边上就中断了,菜地往下是山坡,哪里有什么道路去峡谷!

热心的老雷对我们说,现成的路是没有的,但他可以带我们去峡谷。说着他起身找了些树杈、木棒,用柴刀削了削依次递给大家作手杖。时候不早了,大家随即起身精简衣着行装,在雷家一个最大的房间存放好多余物品便由老雷带着出门了。为了“保障供给”,我自告奋勇留下来帮女主人做饭,并取出DV机想拍摄队伍下山的镜头。可只是在对镜头的一会儿功夫,大家的背影就都消失在树丛中了,眼前只闻人声不见人影。想必他们走的是垂直路线。

回到屋里,我见女主人在劈柴烧水,就对她说,不用急着做饭,先把要做的菜拿出来让我切洗。她“噢噢”地答应着可并无行动。我怕做晚了会误开饭便再三催她,她似乎有点为难。交谈之下,我知道她家既没养鸡又未喂猪,原因是她身体不好又无饲料,现在来了这么多人就只能让在山外干活的儿子买了鸡、鱼回来再做。说完,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因为知道门外种有青菜,我就只要她把家常吃的南瓜、笋干、豆荚干之类土产品拿出一些来做。我还对她说,这些人虽然是从上海大城市来的,但当年上山下乡在农村时都吃过苦,不会太挑剔。今天有啥吃啥,哪怕只是米饭就青菜也行。女主人很实在,没什么话,只是微笑着“哦”“哦”地应着,让我油然产生亲近感。

我帮着她在地灶里架好火,将笋干、干豆荚一起放到大铁锅里用水煮着泡发,又就着山上引下来的泉水洗好了青菜、葱蒜,再无事可做,便提着摄像机在楼上楼下转悠着取景。

老雷家的房子是普通的本色木结构畲族民居,看上去已很有些年头了,楼板被脚步一踩就发出“咯吱”“咯吱”声。房子占地面积约有一百一二十平方米,共有上下两层:楼上堆放农具、杂物兼作晾晒场,四周敞开,只有柱子没有门窗也没有板壁;楼下分成四间,一间堂屋,两间卧房,还有一间空着。除了与他人相邻的山墙没开门,每间屋子都是两边开门,互相连通,而中间的堂屋再加前后门,实际上是四面有门。主楼后是面积相当的厨房和柴间,一面依托木楼,一面以山体为墙,上边盖了顶,下面是泥地,除了筑有大大的灶台、蓄水池、堆放着许多柴草和杂物,空间还很大。西北角上隔出了一间很新的砖石水泥结构的卫生间,相比之下,它算是雷家唯一的新型建筑了。我转完后自以为是地向女主人建议,有这么多空间,如果隔出几间房、备几张床,稍加改造即可用来作旅游接待,既可让偶尔有的游人歇歇脚,又可略有收入补贴家用(事后想想觉得自己一点儿也不切合实际)……

雷家有一子一女,女儿嫁在城里,儿子在乡政府所在地做事。这时,女主人的儿子回来了,带来了一只活鸡,斤把溪鱼。凭着自己对这一路的体验,我知道他骑摩托车走如此山路是多么地不易。小伙子二十二三岁,个子不高,却长得眉清目秀显得很精神,也像他母亲一样话语不多,但做事勤快、机灵,一停下摩托车,就杀鸡剖鱼忙碌着。这时,我们的锅碗瓢盆奏鸣曲才算正式开始。

女主人搬出一只小瓦罐,里面有三块女人拳头大小的腌猪肉。我猜想这是她家过年过节才用的,问了问,她笑着点头称是。我不禁吝惜起来,跟她说只需取出一块用作肉片炒笋干就足够了,留下两块等女儿女婿来过年。可这次她却没听我的,而是将三块腌肉全部切成约二三公分见方的大块,加上一把梅干菜就上锅蒸了(后来大伙儿吃这道菜时却只吃梅干菜而没吃肉,真是可惜了那些腌肉)。

对于鸡如何做,女主人征求了我意见,我说用蘑菇炖鸡汤。女主人说家里没蘑菇。“那就炖熟后加点青菜好了,反正青菜有的是”,我洗着菜说。结果她将整只鸡剁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全都下了锅。我回头见到,赶紧上前从锅里“抢”出来一些作为生炒鸡块,使得能“一鸡两吃”。

接下来,女主人就笑眯眯地在旁“学(她说的)”看我做菜了。我向她要糖作佐料。糖罐不在灶台上,是她从里屋捧出来的,我始知她家平时做菜是不用糖的。事后我为自己消耗了不少糖而感到不好意思,歉疚地对女主人说,我做一次菜也许就用了你家至少要用一个月的糖。

饭菜快做好的时候,去峡谷的人也都回来了。只见他们一个个满脸汗水,身上沾着枯叶、草籽,雷家母子赶紧帮着老雷拿盆倒水让大家擦洗,大伙儿洗漱完毕就开始用膳。

我将最后出锅的菜匀出一些端去给另一屋里吃饭的主人家,一眼看到老雷一家人围坐吃饭的桌上只有一只小火炉架着一口小锅,锅内仅有一点数量不多的白色糊状物,不知是碎豆腐还是豆腐渣还是别的什么,但可以肯定是剩菜。因为厨房里锅台和操作台一直是我用着的,我并没见到除我们享用的菜肴以外有任何食品。

我心中不忍,赶紧到知青吃饭那屋,边从桌上端菜边将情况对大家说了。于是正吃着的知青们纷纷停了筷子,有人将每样菜都拣出一些装了二三只小盘让我送过去。不料,我刚一转身主人又将这些菜送了回来,而且一家三口都离了饭桌走到这边来,没有其他多余的话,只是一叠声地让我们多吃点……

看着淳朴、憨厚、善良的这一家三口,我的内心被一种暖暖的亲情感动着。是啊!知青对中国农村、农民有着一种近乎天然的乡情,而同时代的农民又何尝不是对知青怀着深深的亲情呢?农村、农家都不富裕,但农民的内心世界又蕴藏着多么深厚朴实的情怀!

吃过饭,要走了。不知谁提议“咱们一起合个影吧”,于是,有了《上海知青》第十四期插四左下的那张合影照片。

老雷一家子 - 上海知青 - 上海知青杂志

 

老雷一家将我们一直送上坡,离开老远了还在挥着手喊:再来啊,再来……

 

附记:那顿饭菜,我估计成本将近二百元,但自始至终,老雷夫妇没有提过一个钱字。王总编、朱主编、小胡他们几人私下里一合计,便悄悄地将500元钱留在了雷家。

 

 

                                                                写于2012-2-20

                                                                               (壬辰年正月廿九)

老雷一家子 - 上海知青 - 上海知青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