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知青》杂志社

弘扬知青精神,引领知青文化,整合知青资源,打造知青品牌。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那个年代,那段经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我们当年生活过的农场,乡村留下了深深的情结。几十年以后,我们在寻找当年的伙伴,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重回那片故土,所到之处都能闻到那浓重的泥土芳香,昨天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我们在知青这个共同的家园里,尽享生活的美好!放飞我们的心情,快乐生活每一天!

网易考拉推荐

《上海知青》曾拥有这样一位读者——写在杂志创刊八周年时  

2012-08-12 11:44: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为什么,看到《上海知青》第十五期上关于杂志创刊八周年的征文时,我脑海中突然跳出的竟是一位并不相识的读者名字:曾楚轩。

曾楚轩是《上海知青》的一位湖南藉读者,2008年6月出版的总第七期《上海知青》第40页上刊登过他给杂志总编王建国的一封信,题目是《请朋友们多关爱<上海知青>》。信中说:“好不容易得到一本《上海知青》,爱不释手,一口气读完,以后又连阅了三遍,深为贵刊的气度折服!”信中还有几句简短的自我介绍,最后说,“为了知青的文化事业,我愿意付出,同时也恳望其他知青朋友对《上海知青》无私援助。”落款是:湖南邵阳“老三届”知青朋友曾楚轩2008.3.26。

这是一位新读者。读了他的信,当时我就内心感动,印象深刻。

2011年11月,我得到了刚刚出版的中国知青纪念文集《我们这一辈》(上、下册)。从目录中看到有曾楚轩的《农夫。纤夫。挑夫》,我心中一动,就先选读了这一篇。

“七月流火;腊月冰寒。亦如其他下岗兄弟姐妹,我的人生之旅正攀爬着第二道深坎。”以此为开头,作者在全篇仅千字左右的文章里以简练的笔法描述了自己晚年背负生活的重担充当着现代弗里西西——“黄河纤夫”和“峨眉挑夫”,以及青年时代下乡为农夫时的情景。

透过文字,我看到了曾楚轩为着“养活自己和家人,赡养病中的慈母,给儿子筹措巨额学费”、为着“节省那一小额一小额的细微开支与开创财源”,年近花甲的他不得不经常攀爬在有着150多级阶梯的七层楼道上的身影;看到了他在劳作时“咸津津的汗水,凝似晶莹的盐粒,早已粘在胸前,贴于背脊,搓下来就能是半大把。然而,新的汗液宛如高山溪流、瀑布冲刷着山崖,顺着粗黑的面颊流泻而下,像贪婪的虫子咬得双眼红肿难开……”。

看到这些,我内心感佩:就是这样一个替人家做煤球、卖掉住房为上大学的儿子凑学费的人,却将平时当搬运工、捡破烂、卖苦力而不舍得为搬家花一点点小钱节省下的1000元钱寄给了他素不相识的《上海知青》!

对于苦,他还说,“历史留赠于中国知青最好的礼品,莫过于在人生困厄时,能异乎寻常地挣扎出常人无有的理想热情”……

就在这篇文章下面,中国知青文集《我们这一辈》编辑标注的作者简介是:

曾楚轩,湖南省邵阳市插队湘西南武冈县知青。……。由于下岗后劳累过度引发疾病,于2009年5月猝死。

呜呼!这位刚刚读上《上海知青》——也许还是他唯一来得及看到的那期杂志——就为她的持续出版而捐款相助的新读者已经因劳累过度而故去!我禁不住为这位经历了坎坷一生的知青兄弟离世所感叹,为曾楚轩在生活面前不畏艰难、乐观向上、对知青活动怀着火一般的热情而动容。与此同时,我也为《上海知青》叫好:能拥有像曾楚轩这样对杂志倾心相爱倾力相助的读者,盖因《上海知青》有其独特的魅力!          (智清)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