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知青》杂志社

弘扬知青精神,引领知青文化,整合知青资源,打造知青品牌。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那个年代,那段经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我们当年生活过的农场,乡村留下了深深的情结。几十年以后,我们在寻找当年的伙伴,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重回那片故土,所到之处都能闻到那浓重的泥土芳香,昨天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我们在知青这个共同的家园里,尽享生活的美好!放飞我们的心情,快乐生活每一天!

网易考拉推荐

老雷一家子--智清  

2012-08-03 12:1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雷”是浙江丽水景宁山区的畲族人。他家所在的郑坑乡南排村位于享誉“华东第一峡谷”的炉西峡边上。去年十月下旬某天,我们到过他家,并在那里吃了一顿午饭。

那天上午,我们“《上海知青》杂志社、东海知青文化旅游协会赴浙东南考察组”一行十人开着一台在上海自租的面包车,从景宁县城出发去炉西峡。没有导游,只有王总编手中一张浙江地图。

一路上,我们的车走走停停——因为常常要核对行车方向和路线,十时许,到了郑坑乡羊角岗村委会门口,往前再无公路。停车一打听,得知从这里步行下山两小时左右就可以进入炉西峡,大伙儿都挺高兴。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算算时间,便向路边一位村民打听山里有无农家乐之类的餐馆、饭店。那位村民是等着搭便车去山外的。他热心地说:“我弟弟家在山下,你们可以到他家去吃饭。”我再三问“行吗?”他都很肯定地回答了。

我们徒步沿着山路往下走。二十多分钟后,看到了这户人家。

远远就见一位五十岁上下的汉子站在屋外山墙边等候,打过招呼便知是老雷了。他热情地把我们迎进了门。家里,他的妻子在堂屋忙着倒茶端凳招呼着我们,盛着茶水的饭碗摆满了一张旧的八仙桌。此时虽然已是十月下旬,但山区的秋天还是很热,顶着日头走了这一段山路,大家已经是口干舌燥、热汗涔涔了,这一凳一茶颇为适时。

大家边喝茶边向老雷打听着道儿,同时向他夫妇俩介绍了“知青”身份和《上海知青》。尽管老雷夫妇没接触过“知青”,更是第一次看到《上海知青》,但就像早就相识似的,彼此很快便亲近起来……

我走出屋外打量四周,目力所及尽是郁郁葱葱的绿野。只见远处山峰奇秀,山峦叠翠,阳光下幽静的山谷传来一两声清脆的鸟鸣,让山中更显得寂静;近处,年久的雷家木楼依山而建,屋后是树,门前种菜——连接外面的小路在雷家菜地边上就中止了,菜地前面是深山老林,哪里有见道路去峡谷!

热心的老雷对我们说,现成的路是没有的,但他可以带我们去峡谷。说着他起身找了些树杈、木棒,用柴刀削了削依次递给大家作手杖。时候不早了,大家随即起身由老雷带着出门。为了“保障供给”,我自告奋勇留下来帮女主人做饭,一会儿功夫,大家的背影就都消失在树丛中了。想必他们走的是一条陡路。

回到屋里,我见女主人在劈柴架火,就对她说,不用急着烧饭,先把要做的菜拿出来让我切洗准备。她“噢噢”地答应着,可只是刷锅烧水并无其他行动。我以为她没听懂又怕自己动作慢会耽误开饭便再次说了一遍,她听了还是迟疑,让我感到她似乎有点为难。交谈之下,我知道了她家既没养鸡又未喂猪更无冰箱,现在突然要给这么多人做饭就只能等在外干活的儿子买点什么回来了。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因为知道山上有竹林、门外种着青菜,我就想当然地要她把家常吃的笋干、豆荚干之类土产品拿出一些来先泡发着。我还对她说,这些知青虽然是上海大城市人(除我之外),但当年上山下乡时都吃过苦,不会太挑剔,今天有啥吃啥,哪怕只是米饭就着青菜也行。女主人很实在,没多少话,只是微笑着“哦”“哦”地应着,让我油然产生亲近感。

雷家有一子一女,女儿嫁在城里,儿子在乡政府所在地做事,都不在家住。一会儿,儿子小雷回来了,带来了一只活鸡,斤把溪鱼他骑摩托车走如此山路是多么地不易啊。小伙子二十多岁,个子不高,却长得眉清目秀显得很精神,也像他母亲一样话语不多,但做事勤快、机灵,一停下车子就杀鸡剖鱼忙碌着。这时,我们的锅碗瓢盆奏鸣曲才算正式开始。

女主人搬出一只小瓦罐,里面有三块女人拳头大小的腌猪肉。我猜想这是她家过年过节才用的,问了问,她笑着点头称是。我不禁吝惜起来,跟她说只需取出一块用作肉片炒笋干就足够了,留下两块等女儿女婿来。可这次她却没听我的,而是将三块腌肉全部切成二三公分见方的大块,加上一把梅干菜就上锅篜了。后来大伙儿吃这道菜时却只拣梅干菜而没动肉,真是可惜了那些腌肉。

对于鸡如何做,女主人向我征求意见,我说用蘑菇炖鸡汤。女主人说家里没蘑菇。“那就炖熟后加点青菜好了,反正青菜有的是”,我洗着菜说。结果她将整只鸡剁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全都下了锅。我回头见到,赶紧上前从锅里“抢”出来一些用作生炒鸡块,能使“一鸡两吃”多一道菜。

接下来,女主人就笑眯眯地在旁看我做菜了。我向她要糖佐料。糖罐不在灶台上,是她从里屋捧出来的,我始知她家平时做菜是不用糖的。事后我为自己消耗了不少糖而感到不好意思,歉疚地对女主人说,我做一次菜也许就用了你家至少要用一个月的糖。

饭菜快做好的时候,去峡谷的人也都回来了。只见他们一个个满脸汗水,衣裤上沾着枯叶、草籽,雷家母子赶紧帮着老雷取盆舀水让大家擦洗,大伙儿洗漱完毕就一起动手开饭。

我将出锅的最后一道菜匀出一些端到东屋给主人家,一眼看到老雷一家人围坐吃饭的桌上只有一只小火炉架着一口小锅,锅内仅有一点数量不多的白色糊状物,不知是碎豆腐还是豆腐渣还是别的什么,但可以肯定是剩菜。因为厨房里灶台一直是我用着的,我并没见到除我们享用的菜肴以外有任何食品。这时我才知道前几道菜出锅时我都分成的一大一小两份全被女主人端上知青那桌了。

我心中不忍,赶紧到知青吃饭的西屋,将情况对大家说了。于是知青们全都停了筷子,有人将每样菜都拣出一些装了二三只小盘让我送过去。不料,我刚一转身主人又将这些菜送了回来,而且一家三口都离了饭桌走到这边来,没有其他多余的话,只是一叠声地让我们多吃点……

看着淳朴、憨厚、善良的这一家三口,我的内心被一种暖暖的亲情感动着。是啊!知青对中国农村、农民有着一种近乎天然的乡情,而同时代的农民又何尝不是对知青怀有深深的亲情呢?现在的农村、农家还不富裕,但农民的内心世界又蕴藏着多么深厚朴实的情怀!

吃过饭,要走了。不知谁提议“咱们一起合个影吧”,于是,有了《上海知青》第十四期插四左下的那张合影照片。

老雷一家人将我们一直送上坡,离开老远了还在挥着手喊:再来啊,再来……

附记:那顿饭菜,我估计成本约有二百元,但自始至终,老雷一家人都没有提过一个钱字。王总编、朱主编、小胡他们几人私下里一合计,便悄悄地将五百元钱留在了雷家。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