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知青》杂志社

弘扬知青精神,引领知青文化,整合知青资源,打造知青品牌。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那个年代,那段经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我们当年生活过的农场,乡村留下了深深的情结。几十年以后,我们在寻找当年的伙伴,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重回那片故土,所到之处都能闻到那浓重的泥土芳香,昨天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我们在知青这个共同的家园里,尽享生活的美好!放飞我们的心情,快乐生活每一天!

网易考拉推荐

下乡岁月中又当了“特务”  

2012-10-27 19:2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龙江省汤原县宁波知青:王元标

下乡岁月中又当了“特务” - 上海知青 - 上海知青杂志

 

现代汉语词典中特务的解词:军队中担任特殊任务。说来也怪,颐养天年之际,回忆“特务”二字,也真有缘。

读初中二年级时,轰轰烈烈文化大革命开始,革命高于上课,北京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后,全国青年学生狂热了,我班级里的一位男同学也感染了“红”病,他联络了几位同学,不但写班老师的大字报,还写同学我的大字报,贴在教室外面,“罪”名是我曾争辩时说过:“特务二字无好人坏人之分,中国人民解放军中也有特务连。”后校领导(当时校长还没打倒)表态:文革运动不能写学生大字报。这样,大字报被班里一位仗义的男同学撕掉,我才摘掉特务和爱情歌曲不是黄色毒草等“右派言论”帽子,现回想起来着实可笑,幼稚。

下乡黑龙江省佳木斯地区汤原县农村后的第三年,我被抽调到县邮电部门工作,既当报刊组织宣传发行员,又当投递班长,这通讯“兵”的工作,也是特殊任务行业,备战年代,半军事化的邮电部门,领导三天二头强调:保密、安全、及时等工作守责。挂号信件、机要密件、金融汇单、快递包裹的特殊都很重要,我以“特务”班长为荣,连续二年被评为先进班组。

一九七三年深秋,我在鹤立河农场邮电支局完成替班工作后,没坐火车,而是选乘汽车回总局,因客车途经胜利公社和望江公社,那里有宁波插队知青点,从大道理讲,知青点的报刊邮件投递发行也是我工作职责范围,从私心讲,交几个老乡朋友也理所当然,有益无害。

我穿着便服,背个邮局挎包,养着“南方头”,穿着“瘦裤脚”,北方人看来,不伦不类。我在望江地盘的一个汽车小站下来,路在嘴边,干我们这行当,找路问人是“拿手”,我看了下四周,是个近百户的小山村,高山还有几里路,土壤黑中带红黄,心想是个贫穷封闭的村庄,果见背枪民兵在巡逻,我上前去问:“这里有宁波知青点吗”?“干啥的,你是那里人”二个民兵严肃地反问我。我心中一怔,是否这里个别男知青打架和偷鸡摸狗现象造成不良影响有关。民兵们不容我多说,喊:“这个村没知青,你跟我们来”。我像个“犯人”一样跟着他们到了大队部办公室,我刚一进门,二个民兵就持枪把守着大门,这模样是要关我禁闭,好在我经历过文革,走南闯北,于是装着没事,是个串门客。过了一会儿,来了个当“官”的,我看他身上退了色的黄军衣,猜想他是当过兵的,是有点见过世面的人。我说:“我是县邮电总局报刊组织宣传员,来搞调查工作,”原想先发制人,缓和下气氛。不料他发问:“有介绍信吗”?这年月,出门没介绍信的鲜红印章,真要被当成坏人和流氓,我还真没带,我客气地对他们说:“你们可打电话去总局落实,有没有我这个人”,又是那个当“官”的说:“那当然,用不着你提醒,当前中苏边境关系紧张,特务很多。”说着要搜查我的绿色背包,我看他们一帮人进进出出,交头结耳,神神秘秘样子,心里着实好笑,我包里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他们抓“坏人”立功心切,我口中却说:“不行,邮电部门有规定,邮包是保密的,没介绍信是任何人都不能搜查。”关系有点僵了,一个小个子的民兵说:“这是我们的民兵连长,你这个人一定有问题,我们不会让你走。”我还要去知青点,不想担误时间,就将包推过去,并说:“你们看吧。”一个民兵“哇”地一声叫,我也吓了一下,原来他们发现我包内有一只半导体收音机,拿出来,左看右看,翻过来又看,还拉出根天线。我想,糟糕了,这饭盒大的东西,是上海的新产品,是农场一位知青同学借我听的,全国市面上很少见,小山村民兵一定将它当成特务专有的发报机,我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见他们议论纷纷,抓到了“坏人”,立功前的高兴劲,我心里却隐隐叫苦,说不定这帮人要将我绑起来,好汉不吃眼前亏,我高声辩喊:“这是半导体元件收音机,是听党中央和毛主席声音的,”一听毛主席,还是民兵连长觉悟和水平高点,嚷道:“大家不要吵了,坏人我们不会放过,好人也不会冤枉,已派人去落实了,等会吧。”空气也变得有点“敌我”矛盾。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我人生第一次被“关”,感受着文革中才有的只需“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的社会现象。半个多小时后,民兵连长笑嘻嘻地进屋对我说:“年青人,对不起了,你的局长来电证实你是职工,我们误会了,但我们提高警惕,保卫边疆也是对的。”我哭笑不得,在这政治第一,文化无用的年代,对人的尊严和时间不当一回事,我还有什么可说。我想了想,跟民兵连长开玩笑说:“你们审查我这个“特务”这么长时间了,害得我没地方去吃饭。”连长可是个典型的东北汉子,性格爽直,也有点为挽回他的面子,在民兵们前叫道:“走,上我家去吃饭”,我也不推辞,心想叫他今天也放点“血”,真和他一道走向他家。连长的嫂子很客气,听“大老爷们”一讲,炒了好几个菜,满脸笑容,吃晚饭气氛真和谐,我至今也搞不懂,嫂子是否有点看他男人的笑话含意,也有可能是她在家招待了最远地方的客人。

几十年过去了,北大荒岁月中有许许多多故事,这是我其中的一只“红色”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