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知青》杂志社

弘扬知青精神,引领知青文化,整合知青资源,打造知青品牌。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那个年代,那段经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我们当年生活过的农场,乡村留下了深深的情结。几十年以后,我们在寻找当年的伙伴,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重回那片故土,所到之处都能闻到那浓重的泥土芳香,昨天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我们在知青这个共同的家园里,尽享生活的美好!放飞我们的心情,快乐生活每一天!

网易考拉推荐

《五七连》 长篇小说 王卫国著 连载19  

2013-03-10 10:27: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五七连队后面是大堤,长长的防洪大堤,围着滔滔长江水。江堤下是一片望不到边的迎风摇曳的芦苇,芦苇丛中到处是野鸭和螃蟹,我们知青空闲时就去芦苇丛中逮野鸭捉螃蟹,走远了,有时忘了涨潮,被淹死者每年都有。河堤上种着一排排树,由于土质肥沃,气候宜人,一个劲往上长,有的已差不多长成参天般的大树。由于离连队较远,加之是在冬季,知青们很少来河堤处。

场休日。我找了个借口,把薛伟诳到江堤处。借口很简单,说是在江堤哪儿发现了几只正在孵蛋的野鸭子,喜欢吃野味、特别喜欢吃烤野鸭的薛伟自然随我往江堤那儿走去。一路上,还兴致勃勃地问野鸭有多重?放到老戴家去烤,还是自己烤?我手里提着用来逮野鸭的尼龙丝网兜,敷衍着说就自己烤吧,老戴家人多,知青去他家的人也不少,两只野鸭匀不过来,要是让指导员林晓虹知道了,我们俩好歹是连排干部,不把心思放在革命大方向上,放在生产上,却带头去捉野味吃,还要受批评,不划算。薛伟说卫国啊,就吃野鸭你也能想这么多,想这么远,不愧是智多星。

这是一个冬天的早晨,空气中还散发着薄雾弥漫的潮湿气味,大片的云块呈现出青灰色,寒意逼人,田野里似乎一切都被灰色的迷雾遮住了,一片冬天的萧杀景象。前两天下过雨的部分路段还泥泞不堪。不过,冬天的风虽然凛冽呼啸着,但鼻子里呼吸到的那种清新气味真叫人痛快。

当来到河堤处,我举手打了个响榧儿,按照我的吩咐,躲在树丛中早已经不耐烦的徐建平像只野猫似的窜出来,猛地抱住薛伟。我赶紧把薛伟的手拗到他后面去。

“哎,哎,你们这是干什么?开什么玩笑!”薛伟挣扎着。

“说和你开玩笑!”我沉下脸,“把他拖到那边去!”

徐建平力大无比,拖一个薛伟不在话下。他很快地把薛伟拖到一棵大树下。然后拍拍手,朝着薛伟嘻嘻哈哈地说,你不是想吃野味吗?你他妈的就是一只野味,我们个哥俩今天就要吃了你!

薛伟已经明白石怎么回事了,他知道今天我要和他过不去了,他嘴里说着好你个汪卫国,你真有种,我看你怎么处置我,抓虎容易放虎难,看你怎么收场!

    我拍拍他的脸,像是在欣赏什么有趣的东西,笑容可掬地说,你算什么虎?连只猫也算不上。我今天要和你算帐,算算你欠了我多少帐,怎么个归还。

    薛伟怒吼道:“你敢?”

    我耸耸肩:“我不敢?你太小看人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汪卫国的为人,有德报德,有怨报怨,徐建平,把他给我捆起来!结结实实的捆起来!”

    徐建平咧开嘴:“跟着卫国干事,最爽快!最有劲儿!”

    徐建平猛地扑上去,几下子把薛伟按倒在地上,然后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把薛伟像捆粽子般捆起来。薛伟竭力挣扎着,嘴里破口大骂着,我只当没听见。徐建平笑嘻嘻地问我,怎么处理这小子?我说把他吊起来吧,让他尝尝坐土飞机的滋味!

    “好勒!”

    徐建平欢叫一声,惩罚人,那是他最快乐的事儿。我一点都不怀疑,要是有什么暴力团伙,徐建平肯定是团伙内最勇敢的打手。

    薛伟被吊在了树上。就是那棵粘满林大超曲传广血肉、乌鸦云集饱食的树上。说是吊,其实就是让他的脚尖离地就那么一丁点儿,想够地却又够不着。

    薛伟憋红着脸:“徐建平,我和你无怨无仇,平时烟酒不分家,都是哥们兄弟,一个宿舍都呆过,有什么不愉快,可以对我说嘛。你这样对待我,太不够意思了吧?”

    “你诬陷白松林偷你手表,要不是卫国拦着,我早就想揍你了!”徐建平发狠地说。

    徐建平说得是实话。当初白松林被诬偷薛伟手表,徐建平很是不满,几次要找薛伟茬,打算揍他。都被我拦住。不是我怕薛伟,也不是因为我是他的手下排长。而是时机不成熟。现在,新帐老帐一起算。

   “汪卫国,徐建平,告诉你们,你们要么把我吊死在这棵树上,否则,只要我还活着,还有一口气,还在五七连队,我饶不了你!”

    这小子见软的不行,又威胁道。很有革命斗争策略的。

    我寻思着,这小子是硬骨头,不然也不会成为五七连队里“硬骨头六排”排长,也不会爬上副连长宝座。这时候,我们可不能在他威胁下软下来,也不可能软下来。我得打掉他的嚣张气焰。

    我说薛伟啊,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是不是?

薛伟眼睛一翻:“到了黄河游过去!”

这小子接口令真快。

我笑了笑说可是这黄河根本没有边!薛伟啊,你还不明白,我们今天是和你算总帐,你记得吧,当初我们到农场来的时候,你让人把我们新知青的钱啊烟啊吃的东西啊全部搜走,说是共产!你自己的手表被老鼠拖进鼠洞,却诬陷是白松林偷的!你他妈的还强着逼苏岚和你谈恋爱!恋爱得双方愿意才恋得起来,你这叫强迫!人家不从,你给人家小鞋穿,让人家晕倒在河岸上!有你这种追女人的办法吗?为了逃避你,害得苏岚不得不自己砸碎了脚趾骨头!你他妈还算是个男子汉?

说到后两句话,我的牙齿咬得格格响。

“你说什么?她、她自己砸的脚?”薛伟一脸惊疑。

“你还装糊涂?你想想,你这样做,不是害了人家?你说,我能饶过你吗?”

    我摘下一根树条,在他身上狠抽了几鞭,这小子竟然忍住了,不吭一声。就像是电影里的地下党员遭受严刑拷打时那样坚贞不屈,还朝我瞪着眼睛。

“汪卫国,我告诉你,除非你今天把我干了,否则,我、我不会饶了你!”薛伟嚎着,嚎声就像是老戴养的公猪。

我笑眯眯地看着薛伟,说你没有这个机会了,没有这个机会了。谁都知道你是去逮野鸭到江堤那儿的,被涨潮的潮水冲走是很正常的嘛。我模仿着从电影上和书本上看到的机智果敢的公安人员审讯犯人的场面,越是事体重大,越是情况危急,越是要气定神闲,装得没事儿一般。

薛伟双眼一翻:“你杀了我,也要偿命,告诉你们,我薛伟一条命抵你们两条命,怎么说也值得!”

这小子色厉内荏。我看出来了。

    “卫国,你和他说什么道理!他不低头认罪,你让我来,在这方面我是专家。”徐建平晃着葵花般的大圆头,笑嘻嘻地说。

    徐建平接过我的树枝,往地下一扔,把手中的冒烟的烟头往薛伟手背上一点,薛伟忍受不住,尖声大叫起来。

    “你嘴还硬不?要不要再来一下!”徐建平手中的烟头又要往他手背上点过去。

    薛伟喘息着:“卫国,你们要把我怎么样?”

我不理睬他,招呼徐建平在薛伟面前坐下,取出带在身上的七宝大曲白酒,还有猪头肉煎鱼。徐建平这小子一见到酒就像是猫闻到腥,顿时眉开眼笑,扔掉烟头,说卫国你真是够哥们,在这时候还想到我的馋嘴,不愧是从小一起穿开裆裤在幼儿园睡一个小床长大的好哥们。他从我手里夺过酒瓶,先喝了一大口,连呼过瘾!

我和徐建平你喝一口酒,我喝一口酒,一边回忆过去的往事,仿佛把薛伟忘了般。此时,吊在树上的薛伟已经承受不住了,两只脚尖竭力要碰地,但就是碰不着。见此光景,徐建平哈哈大笑。

“卫国,放了我,我们好商量,只要我薛伟做得到的,我一定做。”

薛伟的语气开始软了下来。

“你不是嘴很硬么?我讥诮道。

    “卫国,你开条件吧。”薛伟说。

我从地上站起来,走到薛伟面前:“好吧,我也不说废话!从现在起,你得保证从此不再碰苏岚一根汗毛!还有,实话告诉你吧,我喜欢苏岚,从此,你不许再和我争苏岚……还有,不许在苏岚面前再叫什么两客红烧肉!”

我说了一句自以为很俏皮的话。

薛伟没有马上答应。看得出,要他放弃追求苏岚,他还真有些舍不得。但这个城下之盟他不签也得签。

“卫国,你和他理论些什么?这小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先割了他的卵蛋,还看它骚!薛连长,割你卵蛋总不会偿命吧?”

徐建平恶狠狠地说。取出吊在裤腰上的一把削水果的小刀,一把扯下薛伟的裤子,刀子寒光一闪,就要动手。

我知道徐建平这小子真的会动手。薛伟也是这么认为。他吓得魂飞魄散,急得大叫:“放我一码!卫国,看在我和你平时的交情上,请放我一码!”

“好!”徐建平见我点头,收回小刀,“只要你从此不再纠缠苏岚,不再和卫国争苏岚,我就不割你卵蛋!”

“我不再纠缠苏岚,不再和卫国争夺苏岚就是!哎哟,快放我下来!”

“再吊一会吧,就当是荡秋千,很舒服的!”徐建平扮了个鬼脸。

“徐建平,我操你十八代祖宗!薛伟破口大骂。

“好,骂得爽快!”徐建平被骂,也不生气,兴许他平时是被骂惯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把一支圆珠笔扔在薛伟面前,“薛连长,口说无凭,你得白纸黑字写下来!要是你以后再追着苏岚,我把这纸条给所有人看看,让他们评评理!”

这小子准备得还挺充分。这倒出乎我的意料。

“你,你!”薛伟气得直瞪眼。

“你不写?好啊,好得很!卫国,我手痒痒的,老戴阉猪是怎么阉的?我学学!”

徐建平的小刀在薛伟耷拉的玩艺上擦了一下,徐建平吓得大叫:“我写!我写!”

“这就对了嘛!”徐建平把薛伟放下树来,薛伟活络了一下手,歪歪扭扭地写下以后保证不再纠缠苏岚的字据。

我拍拍薛伟的肩膀:“今天的事到此为止,谁泄漏出去,谁说话不算数,那谁就是乌龟王八蛋!你身上的伤痕自己去向人解释,我不管。从此以后,你还是薛伟,你做你的副连长,我还是汪卫国,做我的排长,你是上级,我是下级。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这个道理我懂。在排里,我会照顾好你表妹薛丽霞的,她是个好人,大好人,我绝对不会去找她麻烦的。”

薛伟仇恨地瞪着我,眼睛里都几乎冒出火星来。我一点都不在乎。

    “薛连长,苏岚就像是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属于你的,也是属于我的,但归根结底是属于我的,因为我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希望就在我身上。”

   我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关于青年人的一段语录作了改动后揶揄道。至于是否形容得合适,形容得正确到位,管不了那么多。我也没这个水平。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