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知青》杂志社

弘扬知青精神,引领知青文化,整合知青资源,打造知青品牌。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那个年代,那段经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我们当年生活过的农场,乡村留下了深深的情结。几十年以后,我们在寻找当年的伙伴,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重回那片故土,所到之处都能闻到那浓重的泥土芳香,昨天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我们在知青这个共同的家园里,尽享生活的美好!放飞我们的心情,快乐生活每一天!

网易考拉推荐

天池行旅拾零  

2013-09-23 18:5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的天山,吐露芳菲。
       我终于来到了慕名已久的天池,一种如愿以偿的满足使我的倾心兴奋。沿着湖边小路,直往更幽静的天池南端走去,无意寻觅历史的遗踪;无心观赏别致的亭台水榭,倘徉于湖光山色之间,只想让心灵作一次深情的投入。
       大诗人李白路过天山时,曾写下“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这样被人传送千古的诗句,可惜失之交臂,诗人未能有缘一睹天池玉容。“一代天骄”成吉思汗虽曾登临,许是行色倥偬也不曾留下墨迹。但天池并不遗憾。它自有不绝的游人,牵动着无数梦寐以往的情怀。 尚未是旅游旺季,依山傍水的小路格外幽静,一匹白马在林边安静地嚼草,一只大鸟在湖上翱翔,几缕透明的炊烟融进了翠微之中。纵目远望,巍峨的博格达雪峰三峰并立,突兀插云,冰川积雪在蓝天下闪烁着炫目的光芒,真所谓:银峰怒拔,冰川塞谷,万山罗拜,唯其独尊。初见雪山犹如初见大海,不禁怦然心动,不仅为其有傲视大地的雄姿,更为其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令人敬畏的超自然力量。天池清澈碧蓝,静静地躺在群山的怀抱里,犹如一位仪态绰约的睡美人,带着几分优雅几分亮丽。瑞详如此美丽的高山湖泊,一时激情盈怀,驻足良久。
       伫身静寂的湖畔,忽闻歌声传来,只见从茂密的林子里钻出一位身背皮囊,挎着腰刀的年轻牧人。他用生硬的汉语说他叫阿达力,哈萨克人,正欲前往雪峰下的冬季牧场。我俩遂一路同行,谈笑间,不觉已至天池南端。这儿地势平缓,最易亲近天池。几棵老树,浓郁如伞。湖边绿草茸茸,野花簇簇,绿茵尽处是无边的森林,郁郁葱葱绵延直上高高的山巅。几条银练似的小溪夹着清冽的雪水潺潺流入天池。湛蓝的湖水倒映着蓝天、白云、森林、雪山。几朵白云从山那边飘过,湖山忽明忽暗,极富变化。峡谷起风了,湖面顿时灵动起来,波光云影,闪烁飘忽,天池愈显绰约多姿。环顾湖山,气韵生动,意境雄阔,无处不充溢着大自然的造化神功。这是一幅天然画卷:寓清旷于雄浑;在淡泊中见精神。千年不褪,万年不衰,永远给人以启迪。
       据神话古书《穆天子传》记述:天池即是西王母宴请周穆王的仙境“瑶池”。西王母席间歌白:“祝君长寿,愿君在来。”斗转星移,几千年的时光已经流逝,感慨之余,忽发奇想:在这梦中般的湖边,如果真有森林仙子出现,我也不会惊讶,然而我还是惊讶了----
      湖边一棵倒卧的枯树旁,坐着两位披着长长金发的女子。她们仪态恬静,美丽的眼睛凝视着天池的幽深处,双脚在流动的清波中,整个身心已深深的沉寂于天池特有的温馨里。她们就这样长时间坐着,就象在出神谛听天籁之声的二个仙女。 她们来自荷兰,求学北京,在此度假。荷兰是一个低地国家。多的是征服自然的杰作:拦海大坝、人造陆地以及闻名于世的风车。然而不无遗憾的是局促的生态环境已使女皇带头饮用净化处理的牛粪水。荷兰没有瑰丽的雪峰,没有澄碧的高山湖泊,没有如此阔大的造物意境,于是更显见雪山的浩然,天池的无价。
       此时一位同车而来的英国小伙也身背露营行囊,汗涔涔的从森林中走出来,他快步来到湖边,俯身喝水,那摸样,几近贪婪。他叫劳伦斯,我们在途中已互相认识,只是未曾料到他会单独前往博格达雪峰。我知道去博峰途中的景色颇为壮观:那儿有鲜花弥漫的高山草甸;热情而好客的游牧部落;还有晶莹瑰丽的古代冰川和形状各异、令人惊奇的冰碛湖……但我也知道,五月的天山寒气还未褪尽,此去博峰还有一天的路程,因此,他将露营。他不懂汉语也未带向导,等着他的将是崎岖的山路,可能还有意想不到的雪崩。于是我在想,他何止是个观光者,他的血管里流着岛国民族所特有的基因,一定另有所求,别有怀抱。就如当今每个国际航班几乎都有日本商人一样,地球上各种探险征服活动往往也少不了英国人的身影。目送他拐过山脚渐渐消失的背影,我默默地祝福他一路平安。此时,忽然一阵冲动袭上心头,我几乎要夺口呼唤:我愿与你同行!
       这儿是牧人的天然驿站,阿达力象变戏法一样从皮囊中掏出一只已被烟熏黑的铁皮水壶,象他祖先在这里所曾做过的那样,正在拢火煮茶,顿时篝火熊熊,青烟袅袅。阿达力不无抱歉的说:“只能请你喝清茶了,八月里来,我一定请你喝奶茶。’置身天山一隅,伴着爽朗的阿沙克牧人,欢悦跳动的火焰,湛蓝澄净的湖水,静穆肃立的雪峰,恍惚之间,我仿佛回到了遥远的过去:阿达力的祖先们赶着大批牛羊,随着季节转移牧场,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这种生活年夏一年循环至今抑或以致永远。时间推移在天山深处漫长的岁月中变成简单的重复,现在文明的冲击还无法动摇这里的传统生活的根基,人们恐怕还将忍受一个悠长的等待。
       当我拿起照相机指着远处的博峰对阿达力说:“留个影吧。”出乎我的意料,他突然面朝雪山“扑通”跪下了,目光虔诚,脸上露出皈依的神情。我猛然明白了,博峰被当地牧民尊为“灵山”,他的祖先曾近这样跪过,他的后代还将沿袭下去。博峰世世代代赐予他们不竭的雪水和丰茂的草场---那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源泉。面对神秘至尊的雪峰,他跪下了。我被这近乎宗教仪式的跪拜深深地震駭了,仰望博峰,巍峨壮丽,生命的过程在此永恒的参照下显的那么短促;注目天池,清波涟涟,人生却又是如此多情。
       游人会遇见阿达力的。当夏天来临,牧草肥美时,他会骑着马,唱着歌,赶着牛羊来的。他会在湖边搭起帐篷,为你煮清香的奶茶……(芸芸)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