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知青》杂志社

弘扬知青精神,引领知青文化,整合知青资源,打造知青品牌。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那个年代,那段经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我们当年生活过的农场,乡村留下了深深的情结。几十年以后,我们在寻找当年的伙伴,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重回那片故土,所到之处都能闻到那浓重的泥土芳香,昨天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我们在知青这个共同的家园里,尽享生活的美好!放飞我们的心情,快乐生活每一天!

网易考拉推荐

塔塔里.文//嗲人.编辑 马背毙狼  

2014-01-08 13:34:18|  分类: 精彩老朋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背毙狼

塔塔里.文//嗲人.编辑

 感谢王建国总编推荐此文

 

2014年是马年。

说起马,它通人心、忠诚主子,数千年来一直被人类称为风雨同舟、生死与共的好伙伴。在新疆,我与马有过亲密交情,特别是曾经与马有过一次终身难忘的生死经历哩。

那是1965年冬天。我受新疆兵团农二师塔二场组织股调派,在设在塔管处大西海子水库的“农二师农校”水利培训班半工半读,担任班长兼团支部书记。

有一天中午,患重感冒的水库警卫员找我,说请示过领导,委托我代他出一次紧急公差――将一份水情紧急公文递交塔一场灌溉科。

水库离塔一场场部有二十多里,考虑前几天有人在水库和塔一场交界的胡杨林里遇到过几个劳改逃犯,差点丢命;为了防止我路遇意外,由于警卫员跟我关系很不错,手把手教会我使用短枪(说我很适合当警卫员,有推荐想法)就很信任的让我带上一把德国造驳壳枪,给了一匣子子弹,再三关照我枪械有严格管理制度,因为情况特殊让你使用,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随便开枪。

他去马圈牵来他专用的坐骑——一匹高大的伊犁种枣红马让我骑。这匹枣红马通体油光红亮,四条腿结实细长,昂着头站着威风凛凛的。它脾气暴躁刚烈,不容生人近身,会踢人,但跟我很亲密,因为我喜欢骑马,为了跟它建立感情能骑它,经常铡草喂它,冬天用热水给它擦洗身子,有时牵着它在青草茂密的旷野溜达,拍它正宗的马屁,马通人心,它宽容我经常骑它出门办事,在公路、草地撒开四蹄,尽情奔驰。

临行前,警卫员一再叮嘱我完成紧急任务后马上返回,路上千万要小心。

我挎上枪,骑上马,威风凛凛地直奔塔一场场部铁干里。

在铁干里办完事回来时天色已傍晚。我骑着马在两旁长着茂密苇草的小道上急行着。空旷沉寂的戈壁滩一入夜,不见灯火,毫无生气,天地间漆黑漆黑的,完全是一片令胆小人恐惧的黑暗世界。这时侯天已黑了,伴随着一阵阵西北风的呼呼叫啸声和风吹草动发出的哗哗声,四周时有突然发出的野兽怪叫声惊人心、刺人耳,特别是猫头鹰像魔鬼一样的可怕叫声……

我是头一回骑马夜行荒野,听着这一连串白天听不到的怪叫声,

望着小道两旁一座座黑压压的像怪兽似的小沙包,担心自己和爱马遭遇不测,不免汗毛凛凛的出一身冷汗!为了壮胆,我骑着马哼起了《智取威虎山》杨子荣“打虎上山”那段京剧唱词(我对孤胆英雄杨子荣是很崇拜的),旷野里迴荡着我的虽不入调但铿锵有力的京腔,嘿,这一唱,就像《三国志》里张飞骑马持长矛立桥头,大吼一声吓退曹乒千人那样,四周野兽的妖魔鬼怪声收敛多啦。

就这样,我骑着马唱着、行着,突然,枣红马两耳竖直,两眼盯着前方,鼻子像是闻到什么气味,发出“呼呼”声,怪了,它居然不听话了,怎么吆喝驱使也止步不前。

我立刻警觉起来――有情况!连忙定睛环顾四周:果然,只见前方不远处的路旁苇草丛中“呼、呼”蹿出两条大狗一样的影子——狼!两只狼一左一右蹿到了小路中央,瞪着四只露着可怕绿光的眼睛,凶唬唬的挡住了我的去路。

在新疆,狼一般都是半夜三更才出来觅食,很少会在这时出没。我想,肯定是狼窝在附近,是我骑马时的走动声引出了狼。前不久听驻地附近的一个维族牧羊人说,由于打狼猎人队伍的穷追猛打,最近从天山脚下的草原牧场逃过来一群狼,他在水库附近遇见过这群群,有一天半夜狼袭他羊圈,咬死了好几只羊呢。

天哪,该我倒霉,碰上了这群狼啦!

看这架势,这两只一准是领头的饿狼是不会轻易放我和马过去的。我立定主意:先冲过去再说!就下意识的掏出驳壳枪将子弹推上膛,打开枪保险,用脚跟猛磕了马腹几下,双脚一夹,“驾!驾!”,这马毕竟是一匹上过疆场立过功的退役军马,由我一壮胆,用前蹄刨了刨地面,昂起头嘶叫了一声朝狼冲去,那狼反被一吓,往两边躲让,要是慢一点非遭铁掌马蹄的踩踏。

冲出险境,我放开缰绳,头也不回的由着马往前狂奔。枣红马嘿呼、嘿呼喘着大气,撒开四蹄腾跃,我紧拽缰绳,身子顺着它上下起伏,两耳呼呼生风,迎面刮来的刺骨冷风刺得我直淌眼泪…....

.跑了一会,我隐约听到身后也有“嘿呼、嘿呼”的声响,赶紧回头一看,天哪,两只狼竟然随后拼命穷追着。听着老马的喘息声,我知道它已经跑得最快了,已经在尽力了。

这真是一场要命的生死竞技呵!疯狂的饿狼不是吃素的。我曾听人说过山中狼搭人背咬死人的故事;也听说一只刁狼能嘴咬一头二百来斤的肥猪耳朵,用尾巴赶着它进狼窝让一群狼崽共享美餐——知道狼是不好对付的特有心机的凶悍猎物高手。

看这穷凶极恶样子是紧追着我和马不放了。

眼看无法摆脱恶狼的猛追,我连忙带住缰绳,心想只能使用枪对付狼了(这驳壳枪可谓手提机枪,十分了得,只要瞄准好一梭子打出去够丧两条狼命的),否则是根本脱不了身的。谁想到,勇敢的枣红马发怒了,突然立身扬蹄,朝天昂起头“咴咴”叫了两声,要不是我反应快俯身紧贴马鞍,非摔下马背——要是摔下就惨啦!

这时,两只饿狼很疯狂,像两支射出的快箭一样一前一后追过了我和马,像刚才那样挡在路中央,有一只狼忽然迫不及待扬起了脖子,朝天发出了小孩嚎哭似的嗷叫――不好,经验告诉我,这是头狼在发信号召唤同伴,如果唤来了狼群,这一匣子子弹根本不顶用,我和马被狼群围攻就难以脱身,必成狼口碎块!这当口,一不做,二不休,我当机立断马上举起驳壳枪瞄准距离十几米的那只嗷叫的狼头扣动扳机点射,只听“啪!啪!”两声鞭炮似的枪响,那狼头部中弹应声倒毙,另一只狼被抢声吓得夹起尾巴逃进了路边的苇草丛里。

镇住了狼,生怕再遭狼袭,我赶紧催马向驻地奔去,约半个时辰终于赶到驻地。我气喘咻咻牵马进马圈,养马老汉一边卸马鞍,一边喋喋不休责怪我:“你看你,这马让你跑得大汗淋漓的,怎么这么不心疼马啊!”我将遇到狼群的险情告诉了他,他说:“怪不得刚才有人在议论听到枪声的事呢,原来是你开的枪!嘿,能跑出狼群算你命大了。”

我朝他拍拍腰部挎着的驳壳枪说:“是它,救了我和马的两条命呢!”

上海知青杂志社全体同仁祝福您马到成功

欢迎朋友光临移动字 嗲人

­­朋友你好: 欢迎光临上海知青杂志社博客 您的光临是我们的荣幸 您的支持将令我们无比的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