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知青》杂志社

弘扬知青精神,引领知青文化,整合知青资源,打造知青品牌。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那个年代,那段经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我们当年生活过的农场,乡村留下了深深的情结。几十年以后,我们在寻找当年的伙伴,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重回那片故土,所到之处都能闻到那浓重的泥土芳香,昨天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我们在知青这个共同的家园里,尽享生活的美好!放飞我们的心情,快乐生活每一天!

网易考拉推荐

静静的南北湖  

2014-04-22 20:39:36|  分类: 王建国总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静静的南北湖

作者:王建国

 

       南北湖,在浙江海盐一隅,杭州湾畔,地处偏远,几分宁静,几许淡泊。湖光山色犹如一幅空蒙迷离的南宗山水画卷,有一种难以名状的亲近感。曾于西湖边流连忘返,终因其雍容犹如贵妇使人难以亲近,而南北湖恰似一位村姑,自然清新,使我心向往之。初识南北湖我就难以忘怀,仿佛前世有缘,沉浸于江南烟雨之中的南北湖似有某种情愫在滋润着我的生命底色。 每当都市喧闹了一天安静下来时,我会常常思念她,淡淡的湖山如在眼前,似乎在执手相嘱:归来吧…… 春雨如丝,雨中的南北湖淡淡的。我与朋友荡舟湖中,一任小舟飘荡躁。四周云合,八方雾聚,远山云树虚无飘渺,湖中小洲,时隐时现。山水交汇,湖岸曲折,村舍依山傍水,粉墙黛瓦参差错落,有炊烟袅袅,有牧童牵着老牛回家,空气中有软浓的吴语飘来。一句“小桥流水人家”,亦不能道出其中的意蕴。一切皆在烟雨朦胧中......

       南北湖以平和冲淡见长,它的美犹如简单的泼墨山水,不饰华丽,飘逸散淡,于清旷空灵中深蕴意境。我等逍遥于舟中,忘忧于湖面,山环水绕,心灵别有一种慰籍。雨停了,正是日落时分,远山含黛,湖上雾气如轻云一般飘拂冉冉升腾,炊烟溶入湖气山岚中,已分辨不出雾气、山岚和炊烟了。烟岚忽开忽合,夕阳余辉于湖面又反射烟岚之中,整个湖面扑朔迷离,或紫或蓝,忽明忽暗,山水画卷一一展开。蓦然,晚霞于云隙间迸射出万道金光,舟中诸人一片欢呼。 空濛的湖面上只我们一叶小舟在缓缓滑行,余霞已从苇叶上悄然隐去,黄昏的风抺走了洲上花树最后一点光亮。远山缄默,长堤静卧,倒映于湖面上参差的树影,人影,与湖光堤影构成了一幅美丽的黄昏剪影。天地沉寂,黄昏的风景都已融入了空濛宁静的湖中。舟中诸人恍如隔世一般,如此静谧有人说感到压抑,朋友执教多年已不知宁静为何物了。我似乎听到了灵魂在轻轻絮语,大家都不愿意弄出一丝声响,生怕惊动了这份遐想与湖面的宁静。

       说也奇怪,和朋友去过许多风景宜人的地方,携手山水,不无情趣事后只待追忆。唯独到了南北湖却不谋而合:大家何不出资买个小屋。有务实者提议,先住十天再说;有人抱怨不迭,怎么以前不知上海附近还有这么好的地方;有批评者,为何私藏山水独享其乐。我窃以为,宁静致远,淡泊明志正是我等俗人欲求而不可得的人生追索啊。 登上鹰窠顶可鸟瞰南北湖全景,山海湖尽收眼底,且闻有日月并升的气象壮观,当年有诗为证:偕君鹰窠顶,欢呼天地新。可种自由花,日月相辉映。

       山腰有座“云岫庵”。此庵建于宋代。庵名据说出自东晋大诗人陶渊明《归去来兮》一文中:“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返”。中可见一斑。许是南北湖有似桃花源,明嘉靖年间有一个许相卿,不为五斗米折腰,弃官隐居云岫庵,山中摩崖石刻:“枕流”、“独行”、“吟风径”,为当时心境真实写照。 我想起明末秦淮名妓董小婉在国破家亡时辞别故地,与夫冒辟疆来此避难,葬花湖畔,自哀身世,今湖畔有葬花遗迹。曹雪芹《红楼梦》中的“葬花词”许是与董小宛不无关系,或借他人之酒浇自己胸中块垒?人事已非,山水依旧。这眼前的清波可曾流淌过小宛心碎的泪水?湖边的山坳可曾留下过冒公子孤傲的身影?

     南北湖的山水总是充盈着别样的情愫。文征明的诗、书、画生动刻画了南北湖空灵的魂魄。黄宗羲这位肯定“天下兴云烟,在于千万民忧乐”的大思想家也来此一吐快意,写下了著名的《鹰窠顶日月并升记》。1932年大韩民国开国元勋金九先生成功策划了在上海虹口公园刺杀侵华元凶日军海军大将等人后来此避难,受到当地人士大力冒死相助,金先生立下夙愿:待复国之日来此立碑以表感恩之心。我来几次因为不见湖边有此碑,为此特意去信韩国使馆询问,以后有新立的金九纪念碑我心也就释然了。南北湖留下了很多名人的足迹和绚丽的诗篇,许多难以忘怀的故事在湖边演绎......

      有着返朴归真且文化府蕴深厚的园林专家陈从周教授,更是亲睐于南北湖,多次撰文介绍南北湖,并多次上书中央以保护南北湖的真山真水。我感谢他,曾经寄过南北湖风景的贺年卡,今湖畔有其纪念馆。 如今,我多少有些读懂了南北湖,便也多少领悟了历代文人志士之所以青睐南北湖的来由。 十九世纪中叶,有一位独自在宁静的瓦尔登湖畔生活的智者。黄昏他独步于湖畔,去拜访湖边的大树,倾听它们的低语;他住木屋,种大豆,自食其力;他欣赏着湖边落日,和自己的心灵对话;微风吹拂,林中鸟啼,他怡然自得,他是自然之子。

 梭罗的瓦尔登湖在大洋彼岸,而南北湖就在眼前江南烟雨中。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