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知青》杂志社

弘扬知青精神,引领知青文化,整合知青资源,打造知青品牌。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当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那个年代,那段经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我们当年生活过的农场,乡村留下了深深的情结。几十年以后,我们在寻找当年的伙伴,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重回那片故土,所到之处都能闻到那浓重的泥土芳香,昨天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我们在知青这个共同的家园里,尽享生活的美好!放飞我们的心情,快乐生活每一天!

网易考拉推荐

作者:邬志林 在大年三十的晚上  

2016-02-04 23:28:38|  分类: 邬志玲主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大年三十的晚上

        作者:邬志林 // 蔡芳:编辑

作者:邬志林      在大年三十的晚上 - 上海知青 - 《上海知青》杂志社

                 作者:左一

         随着岁月流逝,儿时一个个感觉新奇的除夕夜已经淡忘,而成家后的每一个年三十晚上又都在忙忙碌碌中度过,几乎没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多年来,唯有一次集体过年的情景还清晰地留在我的脑际,至今想起来仍历历在目。

那是农历1970年底,我们这批“支边青年”刚到大兴安岭不久,第一次远离家乡在冰天雪地的北国集体过年。

过年,是一桩人人高兴的事。下午我在连部开完会,便兴冲冲地赶回班里打算晚上好好热闹一番,谁知一推开宿舍门就傻眼了:只见屋里十三个人有十一个在抹眼泪,没哭的只有副班长和团小组长,但她俩也是低头闷坐,脸上阴云密布眼看也要“下雨”了。我吃了一惊,以为出了什么事。进屋问了一声,谁也不搭腔,有人竟抽抽噎噎地哭出声来了。这下倒好,连副班长她俩也眼圈一红,泪珠“叭嗒”“叭嗒”往下掉。我往周围扫了一眼:室内打扫得干干净净,炉火燃得正旺,通铺上被褥都叠得整整齐齐的靠墙排成一溜,空出来的炕席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家乡特产,稀奇的是竟然还有几只蒸熟风干、甲壳通红的大梭子蟹端端正正地摆在盘子里——大家把各自家里寄来的好东西都拿出来了,形形色色丰盛诱人,倒也像个过年的样子,可就是气氛不对头。还有炕沿放着一大盆从食堂打来的饺子,已经没了热气,显然还没人动过筷子。哦!我明白了:她们这是想家了!

我们班是连里唯一的女子力工班,可平均年龄在全连最小,这些姑娘中最大的一个二十刚出头,最小的一个(跟姐姐一起来“支边”的)才十四周岁。她们从来不曾离开过家,更不曾到过遥远的北国边疆。百十天前在父母跟前还是无忧无虑撒娇的小姑娘,现在却一下子要成为“自力更生”、“当家作主”的单身汉,心里想想不是滋味,于是,大年三十便哭开鼻子了。

外面爆竹声声,各班都开始吃年夜饭了,可我们班还是无声无息,冷冷清清,就像是一座冰山。十八岁的我急得不知怎么办才好。姑娘们平素累了、病了都时不时要掉眼泪,这种时候就更因“感染力”而形成了“集聚效应”。我见越劝越甚,便只能静默。看来,也只好这么默默地“坐夜”送旧岁了。

沉默中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忽然,听到了“笃、笃”敲门声。我赶紧起身开门。啊!指导员张树明笑眯眯地站在门口,一手还牵着他的小女儿冬梅。小冬梅的头脸被大人的长围脖裹得严严实实地,只露出扑闪着的两只大眼睛。这孩子长得水灵又精神,大伙儿都挺喜欢她,可这会儿她是怎么来的呢?原来,下午开会时指导员因急事把会议的后半段交给连长就匆匆回了家,可他早就猜到我们会怕寂寞、想家,于是,顾不上和全家人一起过年就带了小女儿摸黑赶回连队。(40多年后,我们回访第二故乡时才知当时的真相是因为家属生病,邻居捎信,指导员急忙回家。见妻子服药后已无大碍,遂将家事托付给邻居大娘自己又连夜返回)

指导员的家在加格达奇镇上,连队驻在没有人烟的白桦排山沟里,两处确切的距离我不知道,反正感觉挺远:除了坐一站火车,两头至少还得走两个多小时——从他家到加格达奇火车站只能靠步行;驻地与白桦排火车站之间也没有通勤车,我们常走的近道只是一条细狭的林中小路,那小路在夏天是沼泽地里的一股小水流,冬天则成了冰道,前不久我挑冰回来在那里滑了一跤还摔成胸部软骨挫伤呐!这冰天雪地、时有狼群出没的夜晚,指导员带着一个四岁的小孩走这么远的路可真是不容易啊!

望着指导员那和蔼可亲的笑脸,摸着小冬梅冻得通红的脸蛋,我心里一阵激动。多好的指导员啊!在连队,他是好当家人;在我们面前,他又是无微不至地关心冷暖的兄长。自打从嵊泗把我们接到大兴安岭他就一刻也没离开过我们。即便去镇上的工程处、总公司开会,他也要连夜返回连队。他收入很低(每月工资只有三十几块钱),要供家中五六口人生活,却跟许多知青家长建立了通信联系,互通情况,解答疑问,为的是让知青安心,家长放心。甚至他那瘦弱的妻子——我们的桂苓大嫂,也常常要为一些男知青缝缝补补,还时常拿出自家的细粮做给知青吃。还有他那刚上初中的儿子锡安也过早地代父亲承担起繁重的家务劳动:买煤、买粮、挑水、劈柈子。今天,全家人好不容易盼到他回家了,他却连过年的饺子都顾不上吃一口……

我正想着,却被一阵欢笑声打断了思绪。原来,指导员只三言两语,便把大家逗乐了。这会儿,姑娘们正抢着要跟小冬梅玩呢!“冰山”随着指导员父女的到来总算消融了,我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

一年后,我们分连队离开了指导员。

如今,指导员从大兴安岭地区建筑工程公司副总经理的职位上退休已经足足20年,他的小女儿冬梅,现在是大兴安岭地区医院副主任医师、CT室副主任,有多项学术成果;而我们这些爱哭鼻子的姑娘一个个都早已成为奶奶辈的老人。

在儿孙绕膝、阖家团聚的除夕夜,不知这些昔日的知青姑娘可还记得自己的人生经历之初曾有过这么一个大年三十的晚上?或许还记得,或许已经遗忘。可我,总是忘不了。

原作于1984年春节,改写于2016年农历丙申腊月小年夜


 

  【原创.嗲人】(莫失莫忘)祝贺军营绿草地三周年华诞(华夏文学同题) - 嗲人 - 嗲人风采(一)博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